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七


  切不说那些与朱府或多或少有着亲戚关系的宗亲们,以及和朱府有着斩不断切不断利益关系的权贵富绅们多么震惊和惊诧。事实上,最大的浪头在朱府静美的白墙之内呜啸。

  朱八太爷的腿并没有毛病,他只是懒得走太远的路。朱府太大,春日到他喜欢的湖畔桥边晒太阳走得太累,l晒太阳的心情就没了。府里骑马,易腰酸。坐桥子,他嫌颠簸。由娇俏的美婢推着,一路分花拂柳,顺便脚踏实地巡视他的府邸是件美事。所以他选择了坐轮椅。

  此时,坐在轮椅上的朱八太爷一跃而起,唾沫星子喷了跪在他面前的总管们和海伯一脸。

  除了四海钱庄的总掌柜,二总管朱禄因留在望京幸免于难之外,朱福朱寿朱喜和海伯倒霉而平静地经受着朱八太爷一轮接一轮的怒气。

  四个人跪着不言声,心里都抱着同样的心思。花不弃已经带回朱府住下了。

  礼贴也发出去了。离八月十五只有三个月了。江南各州府都把消息传开了。你老再生气,也没办法了。

  骂得口干舌燥之后,朱八太爷略胖的身体重重的坐回了轮椅上。远处候着的机灵俏丽的丫头和清秀的小厮们迅速的奔上前,在他面前摆好一张雕花描金红木案几。传上朱八太爷最爱吃的蟹粉小笼,酱排骨,小煎香包,鲜虾饺。摆上一壶温度恰好,香味正郁的茶。又悄然退开。

  朱八太爷喝了一口茶,咬牙切齿的挟着点心吃了。体力恢复之后又一跃而起,继续指天指地一通漫骂。

  激动愤怒的红荤始终留在他脸上。

  三位总管和海伯默不作声的继续跪看。由着思绪散开,各想各的心事。

  大总管朱福想,老太爷骂得越凶,这事就越可能变成现实。

  三总管朱寿想,老太爷你别在我面前吃这么欢啊。能不能让我也吃点再跪着听骂?

  四总管朱喜想,老太爷算账要算到什么时候?

  海伯十来年没有回江南。他激动的想,少爷一定在天保佑?老太爷精神矍铄能吃能喝,骂人带劲。气色比那些读得脸色苍白,风一吹就倒的年轻人还好。

  终于,朱八太爷骂得再也想不出新鲜的词了,又落回到轮椅上。他颇有点伤心的说:“就算过继一个侄子,也比野种强啊。”

  跪着的四个人浑身一抖,异口同声的反驳道:“老太爷,野种也是你的种啊? ”

  这句话又把朱八太爷惹火了。他再一次跳起来大骂。

  “你们知道什么?知道什么?知道什么?”

  接连三个知道什么充分表现了朱八太爷对总管们和海伯擅作主张的愤怒。

  湖畔的风悠悠吹着。朱老太爷喘着粗气瞪着面前跪着的人。重新回到轮椅上坐着,眼里惭惭泛起了忧伤。

  春天的太阳像小孩捉迷藏,一会儿隐在了云层后面。朱八太爷的愤怒似乎也因为阳光的暂时离开消褪了不少。

  安静了一会儿,他突然又指着海伯道:“你为何不先和我说就把事情告诉了他们几个??让他们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背主之事?”

  海伯低着头轻声道:“先告诉老爷,老爷会接孙小姐回来吗?四位总管也是……知情人。”

  朱八太爷眼中掠过一丝伤感,又瞪了眼海伯。他撇了撇嘴,带着颌下的胡须翘了翘。仿佛在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同意?

  朱福谨声说道:“咱们四个深受老太爷大恩。现在有了朱府有了传人,老太爷实不该瞒着咱们。所以,咱们这回自作主张拿了主意。请老太爷原侑?”

  朱八太爷听了这句话心里的火气又起了。他走过去对看朱福就是一脚,大怒:“叫你们自作主张?我还没死呢?传个屁?”

  朱福被他踢翻在地,马上又爬起来跪好。

  朱八太爷眼里突然有了泪意,却倔强的偏开了头不让众人瞧见。又一阵沉默之后,他忧伤的说:“都知道是孙小姐的及笄礼了?”

  朱福眼睛一亮,身边几人脸上都有了喜色。朱福轻声说:“八月十五是及笄礼。”

  不弃其实只有十四岁,朱福众人商量良久,觉得给她改了生辰日期为好。免得望京城才殁了位身份贵重的小姐,江南朱府马上冒了个同龄的孙小姐出来惹有心人生疑。不弃在及笄礼上隆重露面,也可以间接解释朱府一直没有动静的原因是为了等待孙小姐成年。

  朱八太爷又一阵生气:“你当别人是傻子?十五年府里都没有这个人,突然就冒出来了?”

  朱福赶紧答道:“她是少爷的私生女儿。生下来就病着,老太爷一直让她在外面静养,如今孙小姐身体康复,所以老太爷打算在八月十五她及笄时让孙小姐亮相人前。”

  他自以为替朱八太爷把一切都想好了,说得顺畅而得意。

  “呸?我宁肯让朱府绝了后,也不要认她?”朱八太爷一口唾沫又喷在了他脸上,气得胸口起伏不平。

  众人一愣。朱福反应快,马上接口道:“老太爷,都过去了十四年。难道你真想让孙小姐流落在外吗?”

  海伯老泪纵横伏地撞着头哽咽道:“老太爷,少爷他……他是冻病而死的啊?冻死在破桥下,一口薄皮棺材葬在了乱坟岗上。老奴实在不想让孙小姐像少爷一样孤苦无依。朱府就这点血脉了。”

  三位总管眼里都有了水光。

  朱八太爷虎躯一震,瘫坐在轮椅上。怒气终于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伤心:“他就算是讨饭也过得高兴,死也不悔啊?当年家里没钱,现在家里的钱也不够啊?万一呢?还要不要我活了?”

  朱寿毕竟年轻,气血旺盛,堵气地说道:

  “孙小姐回不回来该办的事情还不是要办?钱不够就赚?咱们几个手里还有些积蓄,今年又得了官银流通权。喜老和禄总管已经算过了,钱庄每年不会动的流水就有八百万两?”

  朱八太爷眼睛一亮,脸上的肉抖了抖,瞟着几个人说道:“她值得你们为她如此?”

  三位总管和海伯异口同声:“是?”

  朱八太爷一怔,望着湖对岸如烟柳林中露出的一角粉墙不语。

  海伯忧伤的说道:“她在望京寄人篱下被莫夫人下毒,当年之事难道老太爷真的就算了?你怎么对得住少爷?”

  “别说了。我再想想。”朱八太爷终于松了口。

  众人齐呼:“老太爷英明?”

  朱八太爷咒骂了声:“可惜下面全是一群蠡蛋?前些天府里来了个少年,叫东方炻,你们认识吗?”

  不等众人接嘴,他又道:“这厮说,你们绑了他,让他替个小姑娘解毒。”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