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六


  众婢知道是表少爷想哄小姐开心,都撺掇着不弃猜。不弃听了这么一会儿也倦了,明白云琅等了这么久就盼她出声。她懒洋洋地说道:“可不是咱们院子里挂的灯笼吗?”

  话音才落,窗外就传来云琅的阿谀声:“不弃妹妹真聪明。这对糖人是不弃妹妹的了。天晚了,妹妹也早些歇着吧。”

  隔了会儿,灵姑拿了对糖人进来。青儿一见之下便笑出了声:“哟,表少爷这么殷勤,原来是得罪了小姐。他变着方法向小姐赔不是呢!”

  云琅还没走出院子,听到这句话,脸上闪过一丝郝色,飞快的出了凌波馆。心情却愉快之极。

  不弃一见之下也笑出了声。糖人捏的是一男一女。女的叉着腰昂着头,男子弯腰作揖。她拿了糖人在手里,看到众婢偷笑,张嘴就咬掉了男子的脑袋,在众婢呆滞的目光中嘎巴嚼着吃了。不弃若无其事的把糖人放到床边几上说:“闹了半天,我困啦。”

  闭上眼睛躺下后,回味着嘴里的甜味,她对自己说,阿黄,他认错了,咱们就饶了小贼吧。过不了多久我就要离开莫府了,多个仇人不如多个朋友,你说对吧?

  月影照孤雁◇

  正月又被称为元月,十五又是月圆之日。新年里的第一个月圆日就是元宵节。一年冬去春至,周而复始。人们纷纷走上街头赏明月,观花灯,猜灯谜,瞧百戏。元宵节的热闹景象一年之中只有端午节赛龙舟抢水鸭子扔五彩丝棕才比得上。

  大魏朝自崇德帝登基起,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在每年的元宵都会与民同庆。皇帝陛下颇为留恋做太子时的自由。他决定每年至少让自己有一天自在的快活。每年元宵,会穿了便装带了侍卫混迹于百姓之中,赏灯游玩。

  大家都知道了皇帝陛下这个习惯。京都守备府有意无意的加派人手巡查。大内侍卫像往汤里撒盐末一般换了便服也混进了南下坊的灯市。

  皇帝只当所有人都被瞒在鼓里。逛灯赏灯时看到哪家的灯出了彩,点评之余还喜欢写上几笔。或是猜中了哪家的灯谜,拿走彩头后在第二日的朝会当成乐事来聊聊。若是朝中臣工所制的花灯,少不得还要赏赐些东西。

  众王公大臣世家豪门投皇上所好,不惜重金聘请当世能工巧匠细细制作奇灯巧灯,唯恐被别家踩低。就算得不了皇帝赞誉,出奇招得了百姓的推崇赞誉,也不会落了面子。

  有市场有竞争,望京城的灯会一年比一年盛大。

  今年皇帝招了七王爷和世子陈煜相陪。他却扮成了跟着服侍的老家人,和一群侍卫慢吞吞的走在七王爷和世子身后。他极满意的看着两父子尴尬无奈的神情,自己却悠然自得的赏起灯来。

  四大世家财大气粗,商场上谁也不服谁的气。飞云堡离望京千里之遥,堡主云野是粗野汉子,看灯观灯找乐子是一回事。让他从千里之外遣人进京精心布置花楼彩灯博皇帝高兴又是另一回事。所以,飞云堡从来不参加元宵灯节。

  再又传出江南朱府的朱老太爷身体抱恙,江南朱府今年也退出了灯节。

  注的目光只好瞄准了明月山庄和望京莫府。坊间甚至开了盘口,二选一赌大小押宝,看谁家今年的彩灯能胜出。

  夜来,华灯齐亮。

  说来也巧,莫府花楼与明月山庄搭建的花楼正好隔河相对。两家的支持者泾渭分明,挤满了河岸。中间相连的石桥上也站满了看热闹的百姓。河中更漂来无数只花舫,富贵人家租得一条,自然不用和老百姓争抢看灯的地方。

  皇帝在坊间转悠了圈后,听到锣鼓声敲响兴趣就来了。扯了七王爷和陈煜上了早备好的花舫去看两府斗灯。

  此时京城梅家班与江南董家班像两只斗鸡挑了前场。

  明月山庄与莫府花楼前都抬了戏台。两家分别请了戏班。莫府请的梅家班最拿手的戏是长板坡。明月山庄请的董家班最得意的是贵妃醉酒。

  这边看赵子龙一杆银枪如蛟龙出水使得风生水起。那厢杨贵妃晕生双颊娇滴滴一声酒来摄人魂魄。

  两岸叫好声不绝。戏都换了一幕,双方支持者还在比谁的巴掌声更久。

  “今晚灯节有大看头。七弟以为否?”

  七王爷左右看了看回道:“皇上目光如炬。戏班开了场,两府花楼只有寻常花灯点缀,好戏定在后头。”

  皇帝陛下兴趣盎然,摘了腰间一只荷包笑道:“许久没有和七弟赌一把了。朕押明月山庄胜出。”

  七王爷苦笑道:“臣也押明月山庄赢。”

  陈煜站在花舫船头,目光警惕。脸上挂着刺客莫来惹我的字样。

  外面不是撒盐巴似的撒下众多侍卫吗?就连身边紧跟着的三条花艇上也坐着侍卫们。他往花舫外一站,宝蓝色锦袍衬着人丰神俊朗,披着那件御赐的名贵紫貂大麾贵气十足,这不是告诉别人皇帝在此的活招牌么?皇帝又好气又好笑的暗忖,有心让陈煜进花舫呆着,别站外面出风头了。他呵呵笑道:“七弟不是和莫府交好,怎么也跟着朕押明月山庄?煜儿今晚话少,脸色也不大好看,是不喜欢陪朕赏灯?”

  七王爷赶紧回道:“昨晚煜儿随元朗大人一同巡视南下坊安全,天明才回,没休息好的缘故。灯节人多,煜儿紧张皇上安危是以话少。能陪皇上赏灯是做臣子的福气,煜儿怎么会不喜欢呢。”

  皇帝微笑着对陈煜招了招手道:“煜儿,护卫之事自有侍卫总管负责。你来朕身边坐。父子连心,说说你的看法,为什么觉得明月山庄会胜出?”

  陈煜谢过皇帝之后,坐在了下首。他恭敬地回道:“几大皇商家族繁延百年,江南朱府自开国时便是江南富户,称得上世家大族。明月山庄庄主是位女子,姓柳,以明月为名。一个女子经营诺大山庄,只用了区区十余载就能和望京莫府,塞北飞云堡和江南朱府并立,其能力可见一斑。素来斗灯讲究一个奇思妙想,精致传神。明月山庄经营瓷器,手下巧匠画工无数。能力心思巧匠明月山庄都占齐了。莫府有银子,莫若菲是经商奇才,但在心思与巧匠上却赶不上明月山庄。是以父王押明月山庄胜出。”

  皇帝听了觉得有理又不太甘心一面倒的局面。他饮了杯酒,似笑非笑地七王爷道:“听说莫府的当家少爷莫若菲十岁就掌管了方圆钱庄,心思玲珑,精明能干。说不定他有绝招胜过明月山庄呢?七弟既然信得过莫府,怎么对今晚莫府的花灯没了信心?”

  七王爷面不改色的说道:“臣弟不敢欺君,莫府斗灯要胜过明月山庄,着实困难。还有一事想请皇上恩准。近日来臣弟身体颇多不适,掌管内库力不从心。今年内库招标恳请皇上另遣他人主持开标。”

  踩了踩你和莫府的小尾巴,就摆张正儿八经的脸出来。还想推了内库总管之职?谁会疑心你在内库招标上徇私啊?皇帝本想逗逗七王爷,撞一鼻子灰颇感无趣。他也不点破,嗯了声道:“今晚只玩乐,不议正事。瞧,莫府先动了。”

  多宝阁厢房中,柳明月轻挑起竹帘,凝视着不远处的明月山庄花楼。她的眉梢眼底都盈满了冷冷的笑意。她低声问黑雁:“大小姐准备好了?”

  黑雁恭敬的回答:“请夫人放心。”

  就在两人交谈间,突听得烟花鸣放的声响。透过竹帘柳明月眼前光影变幻莫离,自莫府花楼处飞溅出烟花朵朵。

  她轻哼了声道:“莫若菲十岁掌控方圆钱庄,手段自是不差的。可惜今晚我斗的不是花灯,是人心。”

  夜空如果是一块黑色的画布,那么,自莫府花楼燃放的烟花就是国手所作的泼墨写意。大盆大盆的七彩颜料泼上了夜空,炸开之后再化为银雨点点闪烁湮没于天际。此起彼伏,将望京城的元宵节染成了璀璨的不夜天。

  灿烂的烟花声先夺人,打破了平静相争的局面,将看客们的目光先引至了莫府一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