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五


  “如能找到她,我飞云堡便欠下尊驾一个人情。你随时可以找我还。”云琅望着莲衣客远去的方向朗声说道。他持剑跃下马,仔细的观察了番,小心的走近了草棚。

  柴火已烧尽,冒出淡淡的烟。墙角草堆里露出不弃的脸来。云琅确认四周没有埋伏,急步走过去,抱起了不弃。

  她已陷入昏迷,身体烫得让他害怕。云琅抱起不弃迅速地走出了草棚。

  蹄声远去,街角慢慢转出莲衣客来。

  “不弃,好好做你的莫府小姐。关心你的人并不少。莫要再闯祸了。”他默默的看他们远去,身体慢慢伏倒在马背上。每呼吸一下都能扯动肩上的伤口,传来股撕心的疼痛。劳累一夜,他几乎撑不下去了。

  手中马鞭无力的抽了下坐骑,那马甚通人性,扬蹄带着他离开。

  从凌晨睡到日落,不弃像陷进了一团柔软的棉花堆里。她隐约的看到床前人影晃动。没隔多久就有人打断她的睡眠,捏开她的嘴灌下令她作呕的药汁。苦得她皱眉流泪时,又有甘甜的蜜水勾引着她张大嘴大口吞咽。

  她看到莫若菲的脸不时在眼前晃动,又看到了杀阿黄的小贼,唯独没有莲衣客。不弃惊慌的想,她是在作梦呢,还是他扔下她了?不,他答应她的,他亲口答应了的。她死死的闭上眼睛,闭紧了嘴。这一切肯定是梦,绝对是梦。

  “不弃,你醒了吗?”

  声音离她这样近,清楚得不像是梦境。她清楚的记得她求过莲衣客,他明明答应了不会送她回莫府的。他怎么可以骗她?他怎么能把她出卖得这么彻底?!他怎么能出尔反尔?!难道在他心里,她连一丁点分量都没有吗?他是武艺高强的大侠,她是什么?一个被扔在莫府的棋子罢了。早知道他要抛下她,为什么不扯下他的蒙面巾瞧个清楚?不弃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不弃?”

  不弃缓缓睁开眼睛,失神的看到坐在床前的莫若菲。

  他的眼敛下有抹暗青色,显然没有休息好。看到不弃醒来,莫若菲绽开了笑容。他拿起一个锦盒道:“瞧瞧这是什么?”

  锦盒已经换了一个,盒盖打开,里面正放着那只她从小面馆里装进去的陶碗。明明掉进了河里,怎么会在莫若菲手中?不弃沙哑的说道:“莲衣客……”

  莫若菲截口笑道:“是莲衣客救了你。若不是他指点,云琅也找不到你。这只锦盒也是他告诉云琅,我悬赏重金请人从河中捞起来的。你视为性命的陶钵找回来了,高兴么?”

  莫若菲见过两次陶钵。两只用陶土捏成的碗看上去相似,其实是不一样的,他没有看出来。他绝美的脸上露出了期待的神情。寒冬腊月下定河捞东西,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他只在意不弃的感受。终于有人捞起这只锦盒时,他想也没想解下了价值千金的狐裘披在了那人身上。打开锦盒看到那只陶碗时,河岸边的人都觉得莫府少爷傻了。他却宝贝似的捧了它飞马回府。仿佛从定河中捞起来的是南海最名贵的珍珠。

  “细想这只陶碗作用还真不小。雪山上用它烧化了雪水,天门关也亏得它我才有一口热水喝。不弃,既然找回来了,就别再弄丢了。嗯?”

  莫若菲把陶碗放在她手中,不弃抱着这只陶碗,眼睛一闭,泪水涔涔而下。他是冷酷无情性情暴虐从不会珍惜人情感的山哥啊,他怎么可以为她做这样的事情?他转世到富贵人家,读书转了性吗?变得温柔,变得陌生,变得让她更不敢认他。

  她珍惜陶钵,珍藏着和九叔的时光。更多的,是为了陶钵里的黑玄珠!她和他同穿到一世,走上的路何其不同。她流着泪,默默的告诉自己,永远也不要他再想起他的前世。

  “这不找回来了吗?别哭了。大夫说了,你是受了寒,好在身体结实,服药驱寒发了汗将养些天就无事了。”莫若菲伸手探了探不弃的前额,满意的发现高烧已经退了。他戏谑的往门外看了看道:“你要是再不醒,有人内疚得想撞墙了。阿琅!不弃醒了!”

  不弃闻声扭过了脑袋。

  云琅磨磨蹭蹭地走进来,伸长脖子望了眼不弃,见她转开头不看他,心里有些难过。他嚅嗫着说:“你醒了啊?醒了就好。表哥,我困了,先回去睡了。”竟一溜烟跑了。

  莫若菲失笑的说:“等你好了再罚他去!我已经骂过他了。不弃,这次是阿琅不对。他自己跑到药灵庄当贼,还打死了你的阿黄,怪得谁去?你好好休息,我走了。”

  他一字没有责怪她,言语间满是对她的宠溺。不弃心里没底,转过头叫住莫若菲,一咬牙问道:“大哥,我烧糊涂时没说什么混话吧?”

  见她开口说话,莫若菲高兴的回头笑道:“你呀,一声不吭的,牙咬得死紧。连筷子都撬不开,差点灌不进药去。别想太多,大哥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七王府那里大哥自会去解释,你安心养病就好。可惜今晚你看不到望京城元宵节的花灯了。等到明年大哥一定带你去逛灯市。你身体好了,大哥带你出去玩。”

  不弃松了口气,泪光盈盈的望着莫若菲,突然想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一场。这个世界上,他原本是她最熟悉最亲近的人啊。如果他一直这样对她该有多好?

  瞅着她的泪眼,莫若菲微微笑了。他走到床前,轻轻揩去她脸上的泪水,顺手刮了下她的鼻子道:“原来不弃也是会生病的呀。剑声还在嘀咕说,在柴房冻饿你几日没见你打喷嚏,大冬天掉进湖里睡一觉就好了,这回居然病了。”

  她想起海伯的话,他会带她离开莫府。不弃挤出一个笑来,声音里多了几分力气:“我再睡一觉就好了。剑声盼着我生病,我偏不。”

  “呵呵,好!我吩咐他不准还手,让你打骂可好?”不弃的话让莫若菲暗松一口气,他笑着站起身,吩咐众婢好好侍候。

  走出凌波馆,他看到云琅站在院门口出神。莫若菲揉了揉眉心,疲倦地问道:“阿琅,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今晚灯节,皇上会来。我得陪娘去莫府的花楼,莫府和明月山庄今晚会斗灯。你是回去休息还是与我同往?”

  云琅往凌波馆张望了下答道:“我没心情,不去了。表哥,飞云堡向来不参加灯节,我出现在莫府花楼,也不太好。”

  莫若菲点点头,强打精神走了。

  云琅转身欲回自己住的院子。走了几步就烦躁起来,他狠狠的骂自己:“明明进了屋,怎么就说不出道歉的话呢?”

  元宵灯节?他眼睛突然一亮,英俊的脸上露出笑容。

  鼻塞流鼻涕,屋子里比平时多摆了几盆炭火,热烘烘的让不弃呼吸困难。她见青儿和棠秋在床边侍候便道:“替我把枕头垫高点吧,躺着我喘不过气来。”

  棠秋扶起不弃,青儿自外间抱了几个软枕进来。她脸上带着忍不住的喜色,轻声道:“小姐,你是不是睡了一天难受了?”

  不弃咳了几声嗡声嗡气的说:“房间里热得很,门窗都关着,鼻塞,我喘不过气来。”

  青儿抿嘴笑道:“我开点窗户透透气吧。”

  棠秋责备的看了她一眼道:“大夫吩咐了,小姐吹不得风。最好捂出身汗来,病才会好得快。”

  青儿遗憾的说道:“表少爷白费心思了。小姐哪怕只看一眼也好呢。”

  不弃被她勾起了好奇心,那小贼做什么了? “棠秋,就打开窗户让我瞧一眼好了。瞧一眼就关上。不妨事的。”

  青儿高兴的跳起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

  大大小小的花灯挂了满院。假山上,梅枝上像挂满了七彩的宝石,每一颗都闪动着璀璨的光。空地上支起了竹竿牵起了绳子,一串串灯笼高低错落地挂着。从窗口望去过,像一幅流光溢彩的彩画。

  灵姑微笑的站在房门口恭敬的说道:“小姐,今儿元宵灯节,奴婢便作主让表少爷挂了这些灯。小姐身体好些了,再看也不迟。”

  不弃心里有些感动。她暗想,这小贼还不算太坏。她瞧了会儿,突然又想起扔她回莫府的莲衣客来,意兴阑珊地说:“关了窗户吧,风吹进来有点冷。”

  云琅在院子里听到不弃的声音,脸上漾开了笑容。看到窗户关了,他走到一盏灯前朗声念道:“一个小姑娘,坐在水中央,穿着粉红袄,系着绿绸裙,模样真漂亮。打一种花!猜中者得一枚新钱!屋里的丫头们,可猜得出来?”

  棠秋眼睛放光,回头看看不弃,露出雀跃的神色。

  元宵灯节她们本来是可以出府赏灯的,不弃知道为了侍候自己都没去。她睡了一整天,人还清醒着,便笑着点了点头。

  棠秋拍手叫道:“表少爷,是荷花!”

  “聪明!”云琅赞得一声又继续,“圆圆红罐罐儿,扣着圆盖盖儿, 甜甜的蜜水儿,满满盛一罐儿。猜一种果子。猜中者还是赏一枚新钱!”

  这回是青儿拍手笑着回答:“表少爷,是柿子!”

  云琅又赞一声,接着往下念灯谜。他想不弃读书少,制的灯谜都是极简单的。不多会儿连灵姑在内五个婢女纷纷加入猜谜中。院子里一时之间嬉笑声不断,竟热闹起来。

  看猜得差不多了不弃还没有出声,云琅便瞅着一个灯谜道:“不弃妹妹若没有睡着,也猜一个试试?猜中了能得糖人儿一对。听好了。一个南瓜两头儿空,肚里开花放光明,

  有瓜没叶儿高高挂,照得面前一片红。猜一件物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