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二


  海伯抹了泪,再看不弃时似在她脸上找寻着什么,看得极为仔细。那目光像一个视力不好的人拈了线找针眼似的专注。

  不弃眨了眨眼,心头惴惴。

  “孩子,快把你九叔给你的东西给海伯瞧瞧!”

  “九叔说让我找竹先生。东西要交给他。”

  海伯心头一酸,哽咽道:“你知道你九叔为何叫花九吗?他的名字叫九华呀!是朱家九代单传的独子。他叫你找竹先生,就是让你找朱府。这兴源当铺,是朱府开的呀!”

  朱府?花九,九华?九叔姓朱,叫朱九华?不弃懵懂地望着落泪的海伯。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九叔让她找竹先生,这个竹与朱是同一个意思?

  海伯双手发颤,激动地连比带划地说:“你九叔让你带给竹先生的是不是一颗珠子?黑玄铁的珠子?”

  不弃此时才真正相信了海伯的话。为什么九叔不肯明白一点告诉她呢?当时在他眼中,她只是个五六岁大的孩子吗?她打开锦盒,拿出陶钵来说:“这是九叔讨饭用的陶钵,他把它烧在里面了。”

  她抚摸着陶钵有些不舍。在海伯期待的目光下不弃决绝地拿起它往地下一摔。陶钵应声而碎,不弃蹲在地上捡起陶钵厚实的底部用力敲打,从中捡起了一颗黑色的珠子。通体黝黑,放在掌心比普通的铁珠略重。上面刻有精巧繁复的花纹。

  花九把珠子烧进陶钵的时候不弃还小,她并没有仔细看过这颗珠子。现在拿起来就着灯笼的微光一看,珠子中心有个孔洞,表面除了刻有花纹外,还刻有一个阴文的朱字与九华二字。和海伯所说一分也不差。

  可是九叔真是就是朱九华吗?他的脸永远都是肮兮兮的,长发纠结在一起用手指都理不顺。一年四季再没有第二件可以更换的衣裳。夏天露肉,冬天多披层麻袋破布就成了棉衣。天气暖和的春日,他把陶钵往身前一放,悠然地坐在桥头捉蚤子。听着指甲挤破蚤子发出的脆响声他就得意得合不拢嘴。这样一个破魄的乞丐,会是大户人家的少爷?

  海伯指着不弃手中的珠子声音都在发抖:“是它!你看,上面是不是有朱九华三字?这是少爷的信物,少爷凭这个黑玄珠可以提取朱府所有店铺的银子。他至少,至少可以提走五百万两现银!”

  五百万两银子?!不弃看着手心里的黑玄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五百万两啊!顿顿吃阳春面可以吃到下下下辈子!可以砸死她一百次!哦,不,可以砸死她一千次!她倒吸一口凉气。

  曾经有好心人让老板煮得两碗阳春面送给她和花九。他们蹲在面馆外的街沿边狼吞虎咽。吃完花九一抹嘴笑着说:“这样的好主顾明儿还会不会有啊?每天都能吃上碗阳春面就好喽!”每天他都会带着她到镇上酒楼后门的泔水缸里掏泔水。偶尔捞得只没啃完的鸡腿,两人像过年似的高兴。

  眼泪一点点润湿了不弃的眼睛。她吸了吸鼻子,实在不明白她的九叔究竟是为了什么,宁肯做低贱的乞丐养活她,也不肯用黑玄珠到朱府的店铺里提点银子过好日子。

  如果能有钱,他还会病了没钱看大夫抓药?他还会在那个大雪之夜抗不住寒冷与病痛死掉?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想到能提百万银钱的九叔是因为穷困潦倒饥寒病痛而死,她的心就像被猫挠破了似的痛。不弃缓缓蹲在地上,哀哀的哭起来。

  最后一年的冬天,他用瘦骨嶙峋的手抓着她喘着气说:“不弃啊,九叔对不住你,没让你过一天好日子。九叔死了你去找竹先生,竹先生会照顾你,会像九叔一样疼你。你答应九叔,你一定去,你答应我啊!”

  雪不是从天上飘下来的。天像开了个窟窿,厚重的雪狠狠的往地上砸。河里结了冰,狂风吹走了挡住桥洞的破草帘,用冰冷的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捅着她和九叔。他把所有的破布麻袋全围在了她身上,敞开了胸膛将她冰凉的脸紧紧压在胸口。他一遍遍地对她说对不起,一遍遍求着她不要睡着了。他胸口那点似有似无的温暖渐渐化成冰凉,直到她惊恐的发现他全身僵硬如石。

  这样的九叔,竟然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为什么?难受和愤怒闷在不弃胸口,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阻止着自己放声大哭。她要答案,她要找到这个答案。

  她摊开手把黑玄珠送到海伯面前。

  海伯颤抖着手接了黑玄珠,物是人非,*倜傥一身书卷气的少爷竟然成了乞丐,冻病而死。他不由得老泪纵横。见不弃蹲在地上抹泪,海伯拉起她急切的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你是九少爷什么人?”

  不弃机械的回答:“我叫不弃,跟着九叔姓花。九叔捡到了我。他说他家九代行乞,让我不要放弃花家的事业,当第十代乞丐。”

  “不弃,不弃。不放弃花家的事业,第十代乞丐!少爷,你为何又要抛弃所有的一切?!”海伯反复念了几遍,发出苍凉的笑声。他看着不弃,眼中却渐渐生出一种光来。像漂在大海里的人突然看到了陆地,像沙漠中的旅人发现了绿洲。

  不弃看懂了海伯目光中的心情。像她在雪夜冻极饿极爬进刘二娘家的狗窝时,衔着了阿黄的*:有救了。

  海伯收好黑玄珠,牵住不弃的手道:“小姐,咱们这就回江南去。我带你去见竹先生。”

  “竹先生?他是谁?你不是说找竹先生就是找朱府吗?”

  海伯慈祥的说:“竹先生是九少爷的父亲,江南朱府的朱老太爷!”

  不弃再一次被震晕了。九叔原来是江南朱府九代单传的少爷!是和莫府飞云堡明月山庄并列四大商贾世家,江南行商第一,独占皇家丝绸茶叶贡品生意的江南朱府家九代单传的少爷?!九叔是让朱老太爷照顾自己?

  这时,不远处隐隐传来狗咬声与凌乱的脚步声。海伯凝神听了听,眉心微皱道:“今晚难不成有大盗?才会出动官兵搜捕?”

  不弃猛然清醒,她着急地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定是来找我的。”

  她干净利落的将自己为何来望京,又如何逃出莫府的事简明扼要的说了。

  海伯慢慢变得严肃起来。他在屋子里转得几圈,听到声音离面馆似越来越近,他下了决心道:“不弃,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从怀里拿出一块黑巾蒙住了脸。

  不弃急喊了声道:“等一等。”她将地上的碎陶片一古脑塞进了灶膛,拿了只粗陶碗放进了锦盒用莲衣客的披风包住负在了背上。

  海伯赞赏的看她做完这一切,抱起她出了面馆,一跃上了屋顶。

  没走多远,箭矢带着疾风掠过,空中闪起破空声。海伯轻巧避过,羽箭射碎了瓦片,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弃,来者是高手。你没有武功带着你如果逃不掉,你就假作被我劫持。安心留在莫府,我会寻机会接你离开。”海伯在不弃耳旁轻声嘱咐完,折身避开一枝羽箭,将不弃挡在了身前,回身望去。

  淡淡月光映得远近屋檐像一泓幽暗的湖,瓦间浅浅的白雪似泛起的涟漪。莲衣客身着黑色箭袖紧身衣,手挽长弓,背负箭壶,长身玉立。露在蒙面巾外的一双眼睛冷冷的注视着海伯。

  说过再也不会来找她,他还是来了。不弃百感交集:“莲衣客。”

  莲衣客?近两年江湖中突然冒出来的独行侠?海伯微眯了眯眼忖道。他明显是来救不弃的,海伯心下略宽,冷声道:“莲衣客,鱼有鱼道,虾有虾路。何苦多管闲事?”

  莲衣客手指松开,又一支羽箭狠狠的扎在不弃脚边,飘乎的声音顺风清朗传来:“放了她,你还有机会逃命。”

  海伯身体一挺,微驼的背已然挺直。浑身上下散发出傲然的气概。他讥道:“年轻人,你和莫府是什么关系?定要管莫府的闲事?”他的脚尖往后一掠,闪电般挑起片片黑瓦击向莲衣客。带着不弃飞一般急奔。

  寒风扑在脸上让不弃几乎睁不开眼睛,她听到破空声不断,瓦片碎裂声不绝于耳。她忍不住用力回头,莲衣客像只苍鹰飞翔在她身后,一双眼眸那么明亮,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神中带着关切与焦虑。一瞬间,不弃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她呆呆的看着他,眼里渐渐蓄满了泪水。

  “不弃,附近还埋伏有别的人,今晚我不能带你走了。记住我的话,我会接你离开莫府。”海伯警觉的看了看四周,他在不弃耳边轻声嘱咐完突然用力将不弃抛向莲衣客。没有不弃的拖累,他轻巧的没入了黑暗之中。

  莲衣客瞬间奔至,伸手接住了不弃。他正要说话,风中突传来阵阵暗器破空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