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二


  “剑声,救人!”莫若弃喝得一声。

  此时站在岸边玲珑石上的陈煜脚尖一点,借力朝湖中跃去。他去势甚急,轻功一掠三丈远,离不弃尚有五六丈距离时卟咚跳进了湖里。

  剑声吃惊的看了看莫若菲。主仆二人配合默契,同时从岸边一掠而起。

  水是这样的凉。衣裙像铁块一般沉重的坠着她往下沉。不弃浑身的血液都凝固成了冰似的。她会水,却没办法游动。拼尽了全身力气从水中冒出头来,尽力的呼吸一口空气,又往下沉。

  她会死吗?不弃憋着气再也无力挣扎。也许,岸边的人马上就来救她了,她只要憋住呼吸就好。

  她在水中睁开了眼睛,湖水碧玉似的清澈,阳光透过湖面却温暖不了她的身体。不弃突然想起了花九去世的那个雪夜。鹅毛大雪像一床被捅破了的羽绒被,铺天匝地的落下来。密集的看不清一丈外的事物。花九敞开了破烂的棉袄,将她裹进了怀里。她的脸贴在他心口处,他全身仿佛只有碗大块地方还有热气。但她还是冷,冷得连哭都没有力气,冷得痛。耳根子里传来剧烈的刺痛。痛得她怎么爬进阿黄的狗窝都记不清了。

  她是花九用命护下来的,她的身上背负着花九的命。不弃想到这里奋力蹬动着双腿往上浮。裙子越裹越紧,在她几乎憋不住气的时候,身体被骤然拉出了水。

  不弃声嘶力竭的大口呼吸,清冷的空气刺激着肺呛得她直咳嗽。她下意识的抱紧了拉她出水的人,水草般缠上了他。

  “放松!”陈煜喝斥了声,掰开她的胳膊,挟着她往临波阁游。

  不弃嘴唇冻得乌紫,牙齿打架,却倔强地问道:“不是你弄我下水的吗?你为何来救我?”

  陈煜黑着脸没有回答。

  此时剑声站在临波阁一楼的平台上抖出了条绳索。莫若菲牵着绳索的一端凭空飞起,大喊道:“世子,伸手来!”

  陈煜一手挟着不弃,一手握住莫若菲的手。三人放风筝似的从湖中直直飞向了平台。

  “剑声拿烈酒来!冰冰替小姐更衣!嘉欣去拿我的衣裳来!”莫若菲解下鹤氅便要披在陈煜身上。

  陈煜接了鹤氅将不弃裹了个严实,接过剑声递来的酒大口饮下。又捏开不弃的嘴拿着酒壶就往里灌。见她能自己咽下这才把她交给冰冰。他说道:“莫公子,我有内功护体,无事。”

  不弃脸色青白,软软的靠在冰冰身上。她哆嗦着回头笑了笑道:“公子,我也没事!”

  若坏了我的大事我就再把你扔湖里去!莫若菲暗暗咒骂,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过头担忧的对陈煜说:“我陪王爷在暖阁相候,湖水刺骨,世子请多保重。为个丫头不值得。”

  陈煜讥笑道:“这丫头没准是我妹妹呢,我要不跳下去救她,当心我父王揭了我的皮。”

  莫若菲讪笑了笑,拱手行了礼不发一言转身离开。心里涌出一股戾气,他冷笑着想,若你不是王爷世子,我还肯礼遇于你?不弃的腰带为何会突然断裂,还不是你搞的鬼。想起七王妃的郁郁而终,莫若菲又有些无奈。讨好了当爹的,却得罪了儿子。莫府如今要平息七王爷的怒气,将来呢?若是陈煜接替了王位,接掌了内库采买大权,这笔账又该怎么算?

  他越想越头痛。然而现在他想不到太远,先把七王爷应付好再说吧。

  陈煜远远的与一直保持沉默的父亲对视着。他看到七王爷收回凌厉的眼神跟同莫若菲离开,冷笑了声拿起酒壶一饮而尽。

  剑声恭敬的对陈煜说道:“世子进屋吧,风一吹,衣裳都结薄冰了。”

  陈煜眨了眨眼对剑声说:“其实她的腰带是我弄断的。我甚为欣赏你家少爷的才能。但他非要塞个妹妹给我,我也是不认的。”

  剑声一窒,尴尬的低下了头。见嘉欣捧了干净衣裳来赶紧侍候陈煜换上。

  换上干净衣裳,擦干头发,陈煜舒服的伸了伸胳膊。看到剑声不说话低眉顺眼的模样,他不禁一笑:“心里是否奇怪为何我要去救她?她是从我手中掉进湖中的。总不能当我父王的面把人弄死了!再者,莫府的酒楼茶肆从来任我白吃白喝,就算本世子回报你家公子吧!等人进了王府,与你家公子再无关系,我再收拾她不迟!”

  剑声哆嗦了下,陈煜已哈哈大笑走出了临波阁。

  龙苑六小碟,菜胆花雕醉香鸡,芙蓉松香鸭珍,天麻炖鱼头。暖阁之中菜肴飘香。

  七王爷微微一笑:“莫公子是有心人。”

  莫若菲恭敬的说道:“忆山当年才五岁,却记得夫人说过,王爷最爱吃这几道菜。”

  听到这话,陈煜冷冷的瞟了莫若菲一眼,他放下茶杯对七王爷道:“本想来瞧瞧莫府大少爷特意从西州府接来的人,却看到只落汤鸡。儿子入水救人有些疲了,先行告退。”

  七王爷不紧不慢的说:“你离得近,人瞧得仔细了?你觉得她是你妹妹吗?”

  父子两人眼里都露出寒芒来,对视片刻后陈煜站起身来笑道:“相似的女人父王接连娶了五个,父王心里有数。妹妹府里已经有了三个,不少她一人。告辞!”

  他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认真的说:“有件事情父王从来不知道,那年儿子陪母亲去上香时,见过她。春风拂开帷帽面纱,娇容似花堆雪,身如弱柳凭风,真真可做掌中舞的妙人儿。听闻这丫头从小吃苦长大,想必不会像她母亲一样弱不禁风。”

  他是在威胁他吗?若带了不弃回府,他便要花样百出的害她?就像今日一样,不弃的腰带突然自他手中断裂掉进冰冷的湖中?七王爷怒意正要发作,听到凄凉的笑声响起飘远,手中的茶杯又无力的放下。他深吸口气对莫若菲道:“知晓太多秘辛并不是好事。”

  莫若菲露出完美无暇的笑容,提起酒壶给七王爷斟酒。他微笑道:“今日王爷赏脸,肯来红树庄赏花看景,是忆山的荣幸。”

  七王爷锐利的盯着他看,从莫若菲眼里只看到坦然与笑容,似乎不弃并不存在,似乎世子今日没有来过。他呵呵笑了:“莫公子十岁便能掌控望京莫府,莫老爷子泉下有知,定以你为荣。那孩子叫不弃对么?远远看去,真是像极了她。莫府单传你一脉,子息单薄。忆山容貌出众,若有个妹妹定貌若天仙。”

  这番话急转直下,莫若菲愣住了。

  王爷赞扬他的才能,由莫公子改口喊他的表字,刻意和他拉近关系。又听得七王爷说不弃和那位夫人极像,显然他心中已经认定了不弃是那位夫人的女儿。他为何不带她回王府,继而又扯到了莫府子息单薄上?听七王爷的意思,他难道是想让自己认不弃为妹妹?

  七王爷叹了口气又道:“诚国公心伤王妃早逝。本王一直没立正妃,总觉得有于愧于王妃。煜儿今日来庄上作客,走时连与主人家招呼一声都省了。忆山莫放在心上,是本王宠坏了他。”

  莫若菲听到这句话,心念转动,已明白了几分。

  七王妃乃诚国公嫡女,本就伤痛女儿因七王爷花心伤情早逝,如今岂肯轻易让不弃进王府去。世子也摆明了反对的态度。七王爷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听闻府中五位侧妃庶妃早闹作一团。他不认不弃,想出了把她安置在莫府的法子。不弃成为莫府的小姐,自然衣食无忧得享富贵。如此一来,作为交换条件,七王爷就会成为莫府的靠山。自己认了个妹妹,家里多双碗筷吃饭而己。莫府养个千金小姐能花多少银子?这种好事岂能错过!他轻笑道:“不弃自小吃了不少苦头,然心底纯良。我在西州府药灵庄认识她,便存了认她作妹妹的心思。等她调养两日便带她回府拜见娘亲。到时还请七王爷拨冗前来观礼。”

  七王爷哈哈大笑,举杯道:“这是自然!本王最爱莫府自酿美酒,定来痛饮!”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