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一


  陈煜酷似七王妃,眉目清朗。一番怒气发作之后,瞅着飘零的梅花,满园凄凉,他眉宇间染上重深深的寥落,眼里透出重重的哀伤。

  那么美丽高雅的母亲,冷眼瞧着父亲一个接一个的娶了别的女人。嘴里不说,冬日里最爱流连梅园。他虽然小,却也看懂了母亲心里的痛。本是枝头傲雪开,却被拂落为泥不屑怜。这一切,都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居然还有孩子!她死了让父王惦记至今,如今居然她的女儿还想进王府来。母亲情何以堪?!陈煜深吸口气,阖上了双目。

  近身小厮阿石见陈煜终于收了剑,战战兢兢的说道:“少爷,听管家说西州府送来的人全安置在临草别苑。你要不要先去瞧瞧?”

  陈煜收了长剑扔给阿石,没好气地说道:“瞧什么?瞧是不是和那画像上的人相似,认个妹妹回来?”

  阿石抱着剑气愤的说道:“长得像就用这剑划花了她的脸!想进王府,门儿都没有!”

  陈煜接过汗巾擦着汗,慢条斯理的说道:“没见父王把看画像当饭吃的模样?那丫头进得府来,会被姨娘们当肉吃了。我着什么急。真要看,只能去一个地方:莫府京郊红树庄。备马,少爷我先去瞧瞧莫若菲当宝贝带回来的人!”

  溪水潺潺流经庭院,沉淀为小小一处湖泊。湖水幽碧清澄,玲珑石错落嵌于岸边。间或巧妙种着丛丛水仙。绿茎挺拔,白色的花儿星罗棋布,如佳人临沫而生,盈盈步水踏月而去。空气中隐约浮着层冷香。

  临湖建有两层重檐悬山式小楼。挑檐如弯月斜飞,檐下雀替雕花精美,斜撑饰以金粉镂空雕出八仙过海,钟馗捉鬼,金官赐福。

  凌波阁小巧玲珑,隐豪奢于无形。虽建于湖边,却铺设了地龙,引来暖气。窗户用细绡糊了,光线温温柔柔的透进来,照出室内精巧的布置。

  二楼一溜四扇雕梅兰竹菊木门外是三尺宽的回廊。站在这里,别庄全景一览无余。远山于雪中隐现青黛之色。阳光像层金沙,湖水树木包括小楼都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不弃默默的记着莫若菲的话。当时那位夫人便是站在此处,看到了上门讨水喝的七王爷。

  她慢慢的露出笑容,这场戏很简单。

  西州府送来了二十余名与不弃同龄的少女。

  今日七王爷会来别庄。她只需站在这里望望湖中怒放的水仙,让风吹动衣袂,看着水仙笑一笑。

  只不过,看到她的七王爷的感受就不同了。他会想起十三年前的那个春日,初见到那个十七岁的少女的心情,原本的八分神似会变成十足十的肯定。

  可是她为什么不激动?为什么不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而兴奋?

  “九叔,我心软。真的……不忍。”不弃喃喃自语。

  不弃拥紧了披风,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这是她必须要过的关卡,得不到王爷的认可,她无法预知自己的下场。

  “王爷的车轿已至别庄一里处。公子吩咐了,外面虽寒,小姐最好忍着。”剑声低眉顺眼站在不弃身后说道。

  不弃笑了笑说:“替我换个手炉。嘉欣和冰冰去厨房给我做红豆包了,只好麻烦剑声大哥!”

  剑声没动。

  不弃唉声叹气说:“万一我要是冻得笑不出来咋办呢?”

  “我马上去!”

  不弃听到剑声迅速下楼的脚步声,忍不住偷笑起来。还在一里开外,着什么急呀!她呵了呵手,往廓柱上一靠。

  耳边传来几声稚嫩的鸟叫,她好奇的探头去看。回廊下面的斜撑上筑了个燕子窝。窝里有两只小鸟伸着小脑袋,大鸟正在喂食。

  不弃看得高兴,忍不住趴在栏杆上,探出了身体。

  她不清楚王府车骑的速度,低头看得正起劲,听到剑声着急的声音:“小姐,你,你小心点!”

  “放心啦,不会掉下去的!”

  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不弃以为是剑声换了暖炉回来,压根儿没有在意。

  此时凌波阁下的湖边已走来一行人,簇拥侍卫,气度不凡。

  为首的穿着紫红洒金蟒服,长髯飘飘,披着件黑貂皮大氅,目光定定的盯着她。莫若菲落后半步,陪在他身旁,笑容已然僵住。

  他远远就看到不弃趴在栏杆上。一只脚翘得老高,湖绿色的绣鞋一晃一晃的,低了头不知在看啥。他气得搓了搓牙,使劲的瞪了剑声一眼。

  剑声暗暗咒骂,大声喊道:“小姐,公子来了!”

  不弃趴在栏杆上转过头笑:“这里有只燕子窝!”

  看到湖边来客的瞬间,不弃愣住。天啦,他们这么快就到了?她趴在栏杆上,身体僵硬,半晌不知道该如何招呼。这时窝里的老燕瞬间飞出了窝,翅膀扇在不弃脸上。她的眼睛被羽毛拂了拂,不弃哎哟喊了声,身体重心不稳,便往楼下栽。

  “不弃!”莫若菲骇了一跳。他正移动脚步赶向小楼时,墙外掠进道白色身影,如大鹤冲天笔直冲向凌波阁。

  不弃啊啊叫嚷了几声,脚用力勾住了栏杆。半个身体晃了又晃,总算稳住了。她松了口气,得意的笑了。她正要说话,眼前突出现了一张寒冰似的脸,离她不过二尺远。不弃眨了眨眼,看到一个年青人单手勾着斜撑仰起脸冷眼瞅着她。

  她嘿嘿干笑两声道:“我的脚勾着栏杆呢,掉不下去的。”

  陈煜冷冷的说:“是么?”栏杆镂空,他不动声色地捏碎一块燕巢弹向不弃的脚背。

  他的眼神让不弃有些害怕,她下意识的撑着栏杆往后退。就在这时,她的脚突被一股力量往后推开,不弃脸上的笑容还没消失掉,不知怎么回事,整个人就扑了下去。

  岸边传来几声惊呼。不弃脸朝下看着湖水吓得哇哇大叫。

  腰间一紧,陈煜拎住了她。

  不弃惊魂未定还不忘喊道:“谢谢!”

  陈煜借力提着不弃往岸边跃去,不弃正感叹有惊无险之时,她听到冷笑声:“真以为本世子有这么好心来救你?”

  话音未落,不弃的腰带裂开,卟咚一声掉进了湖里。而半空中的陈煜似乎也惊呆了,翻转腾挪连使数种身法,才堪堪落在岸边玲珑石上。

  变化突然,湖边众人瞧得眼都直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