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二


  她穿着件白色缝银狸皮的短袄,系了绿色的裙子,披着白狐皮斗蓬。团团银色的毛随风拂在脸上。她长得并不美,长年在菜园子里劳作皮肤呈健康的麦色。那双眼睛与她的脸极不协调,像两颗钻石陷在一块泥饼子上。明明不甚好看的脸却有着令人难以忘却的光芒。

  不弃也瞧见了莫不弃,心又咚咚的重重跳动。这个妖孽!长得漂亮就算了,偏偏还穿着如此华丽。右衽袖口与袍边用金丝银线绣就的花朵密密缀着,一件平常的素白色缫丝棉袍被衬得熠熠生辉。可是,他穿在身上真好看哪!难怪庄子里的婢女成天念叨着他!不弃不屑的轻撇了下嘴,转瞬间又回到只噙得一丝浅笑的端庄模样。

  她并不知道,这个小动作下,她的眼神再不是平静无波。整个人在莫若菲眼中瞬间变得极为生动。

  待到走近,林老爷呵呵笑道:“当晚大雪,若不是莫公子于山中寻得小女,恐早被冻死了。所以携小女前来向莫公子谢过赠衣相救之恩。”

  不弃噙着丝羞涩的笑容,敛衽行礼细声细语地道谢。一举一动端庄文静。

  莫若菲看戏看得大呼过瘾。

  初见不弃她还是丫头打扮,布巾围了头脸邋遢落魄。今夜换了身衣裙就变成了懂礼节的闺秀。雪山中她的眼睛瞪着他时,像黑夜里的野狼,现在是驯良无辜的小鹿。背她下山回头时,她张大了嘴狂笑只差没咧到耳根了,现在薄嘴皮儿只抿出萝卜丝儿那么细的浅笑。

  大家都演戏,他自然不例外。还了礼后,莫若菲肆无忌惮的盯着不弃瞧。似发现了什么,紧接着又皱了眉摇了摇头。

  一惊一乍直看得林老爷的心七上八下。

  莫若菲轻声自语道:“怎的有些眼熟,可惜了。”

  这话一说出口,林老爷浑身如浸雪水之中。莫若菲的意思是不弃不像?他脱口而出道:“可惜什么?”

  “哦,五小姐的神态与那位夫人极相似。可惜没有遗传到夫人的美貌。长得不像,可惜了。”莫若菲微笑着解释道。

  不是她吗?那她接下来该怎么办?带了陶钵逃走!不弃瞬间下了决定。

  林老爷呵呵笑道:“你们先回吧,老夫与莫公子还有事相商。”

  林家大少爷同莫若菲拱手道别,带着不弃离开西院,转过身满脸都是失望之色。

  莫若菲着看着不弃的背影,压住了心里的喜悦。她是他见过的,神态最像那位夫人的女孩子,除了那双眼睛。他自己长得美,平时不知多少美人倾慕于他。方才却被不弃的眼睛闪了神,竟比他见过的美貌女子印象更深。他为何会有这种为女子失神的时候?莫若菲飘过丝疑惑,不觉怔了怔。

  “莫公子?”林老爷眼中也起了疑惑。莫若菲望着不弃的背影微怔的神色让他觉得此事有古怪。难道不弃是真的像,而莫若菲是故意说她不像?他笑着又唤了莫若菲一声。

  回头瞧到林老爷眼中的狡黠,莫若菲便知道自己失态了。他呵呵笑道:“药灵庄在西州府颇有声望。药灵庄景致很美,数代苦心经营方才有这样的气派!要维持这样一个大家族,都不容易啊!”

  这声感叹像根刺戳到了林老爷心中的痛处。药灵庄单靠诊金是断难维系的。药灵镇靠山,田产大都种着药材,可以说是西州府产药材的大户。靠经营药材,制丸药出售渐渐的有了今天的药灵庄。

  每年的收入除供庄里花销外,还要应付知府黄大人一流的压榨。看似家大业大,转瞬间却有庄毁人亡的危险。所以林老爷一心想靠上七王爷,同时也谋划着让药灵庄走出西州府,把药店开到望京城里去。

  莫若菲一句话便让他打消了独自送不弃到七王府的计划。如果能和莫府达成同盟,七王爷又知道他收了不弃做干女儿。这对药灵庄来说,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昨晚老夫人思虑再三下了这个决定。

  林老爷想到此处呵呵笑道:“不瞒莫公子。药灵庄想在望京城中开药店,老夫想请公子相助。”

  棋局重新由自己掌控,这种感觉好极了。莫若菲微笑着推辞道:“望京城中大的如同济药店,回春堂药店都有从前的御医相助,与宫中太医院关系匪浅。药灵庄在西州府名气尚可,想在望京城站住脚怕是不易。莫府经营钱庄,于药理一事却是不熟。”

  林老爷气得差点不顾老夫人的叮嘱。莫府的少东家看上去兔儿爷似的,怎地这般奸狠?明明自己都退了一大步,他却步步紧逼。他控制着心头的怒气,盯着莫若菲轻描淡写的亮出了底牌:“既然莫府帮不上忙,老夫也只好另觅途径。莫公子说不弃不像那位夫人,恐怕只有七王爷才看得最清楚。老夫已写信告之御史陈大人,过完元宵节便送不弃去望京。”

  他也在赌,赌刚才看到莫若菲的失态,赌他望京莫府心急寻到那位夫人的遗孤。

  莫若菲似闲闲的赏梅,林老爷似悠闲的看雪。两人都等着对方投降。

  风静静的从庭院中吹过,几片红梅被吹落枝头飘落下来。莫若菲身形一转,转瞬间将落梅抄于手中。几点嫣红已然开谢,像倦怠的美人悄然入睡。

  “林老爷,你瞧这梅远望似火如彤云。看似生机昂然,其实多已开败。若再经寒风苦雨,便零落为泥。大雪茫茫庭园素净,天气转暖,就化为污浊。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到花谢再悲哀。幼时于别庄中初见那位夫人时,若菲惊为天人。夫人也甚为喜爱若菲,相处甚欢。若菲对那位夫人印象深刻,至今仍记得她的喜好装束。每逢王爷前去别庄,夫人总会特意梳妆。”

  莫若菲感叹风花雪月时,林老爷觉得药灵庄就像莫若菲掌心捏着的那几片蔫了的梅花瓣。心惊肉跳时又听到莫若菲感叹那位夫人,语气中却是退了一步。林老爷暗暗擦了把冷汗,顺着莫若菲的语气道:“若是莫府寻着那孩子,细心调教两年,想必王爷会更喜欢她。”

  两人转过头,互换了个眼神,便达成共识。

  不弃交由莫若菲调教,只会越来越像那位夫人。药灵庄在京城开药店一事自然得到了莫府支持。

  你好我好大家好,生意就这样做成了。

  正着急想溜的不弃听到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再三表示完自己对林府的大恩不忘后,她独自在房中对着陶钵出神。

  两个家族都为她规划好了美好前途,由不得她反对。

  “反正我也极想去望京瞧瞧。不知道这里的皇宫会否与北京的紫禁城一样。”不弃脸上渐渐浮起笑容来。

  十三年的苦日子都过了,还怕什么呢?

  抚摸着陶钵她就想起莫若菲来。这个美得让她流口水心跳的男子突然之间失去了吸引力似的。不弃鄙夷的想,他也就是个长得漂亮的商人罢了。

  第二天,不弃带着花九传给她的陶钵和极简单的行李上了莫若菲的马车。一应衣物饰品都没带走。莫若菲要全新打造于她,对药灵庄的那些东西不入眼。红儿绿儿跟着她走了,莫府不缺婢女,林老爷却一定要留自己的眼线在不弃身边。莫若菲没有拒绝。

  马车缓缓驶离药灵庄。不弃掀起窗帘望着药灵镇熟悉的景致,远远望着那片乱坟岗久久不语。

  眼里渐渐充满了悲伤。九叔,我这回真的去了望京了,你一定是高兴的对吗?

  马车宽敞而华丽。里面用兽皮铺得软和。莫若菲靠在金线绣牡丹锦条枕上微笑着观察着不弃。看到她眼里的神色,他突然有些不忍。转念又想,当郡主也比她留在药灵庄强,自己纵有目的,对她也有好处。在马车驶上官道,药灵镇隐在大山之后才闲闲的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去望京吗?”

  “老爷说我和画像里的夫人神态相似。其实我长得可不像她,当心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弃放下了轿帘,从楠木小几上拿起块黄金糕边吃边回答。与莫若菲雪山共处一夜后,她觉得在他面前装淑女没意思。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