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穿越·宫闱 > 小女花不弃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


  林丹沙不屑的看着不弃极不淑女的靠在椅子上,心道贴了金的菩萨还是泥做的。这样一想,便心平气和了。她随即得意的说道:“爹特意从望京请了个御厨的亲戚前来,做的全是望京城最有特色的菜品。不弃吃得熟了,去了望京会比西州府别家送去的女孩子更有眼力。”

  不弃听了眉开眼笑的说出一长串感恩戴德的话来。林老爷的举措正合她心意。

  人说三代出贵族,骨子里的优雅是在财富积淀到一定时候之后慢慢花银子培养出来的。那种举手投足间露出的气质风度要让不弃在短时间内学会,只应了一句话,画虎不成反类猫。只不过,装装纸老虎的水平,不弃还是有的。

  奇货可居◇

  “茗仙,我送你一个荷包可好?”

  “茗仙,我代你去送食盒吧,回头我把那盒梅花胭脂送你!”

  厨房外一群婢女围住了拎着食盒的丫头茗仙。穿着银蓝掐红牙边绣菊小袄的茗仙骄傲的抬高了下巴,扑了胭脂的脸因为兴奋像极了春日的桃花。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儿。手紧紧的抓住了食盒的提把,小嘴翘得高了,毫不客气的说:“石兰姐姐,前日你已经送过了。芝兰姐姐,昨日你也去过了。秀兰姐姐,侍候西院八个丫头,你去过了两回。茗仙年纪最小,终于该轮到我了。今天我见厨房新来的满大师做的菜式有多,不知说了多少好话才求得他把这几样菜给我。各位姐姐就高抬贵手,放茗仙去西院吧!”

  “可是茗仙哪……”

  “停!”茗仙大声喊道,她苦了脸道,“各位姐姐,当初咱们说好轮着来的。内院的姐姐们知道今日是茗仙当值,都想借茗仙的腰牌一用。可是大少爷有话让茗仙带给莫公子。茗仙也没有办法啊。放我走吧,再不去,饿着莫公子就不好了。”茗仙一口气说完,拨开围住自己的婢女,拎着食盒一溜烟往西院跑了。

  见茗仙抬出了大少爷的叮嘱,知道拦她不住,年纪最大的秀兰急得出声喊道:“茗仙,记得看仔细点回来说与我们听!”

  “知道啦!”茗仙回头扮了个鬼脸,飞快的跑开。留下身后或叹息或发呆的众婢惆怅不己。

  轻快的提着食盒验了腰牌,茗仙走进了西院。

  西院位于外院西侧,是药灵庄收治病人的地方。药灵庄的婢女们除了内院的侍女偶尔能陪着大夫人与老夫人去佛寺进香,大都只能在小小的药灵镇转转。西院前来求医的病人却能带来四面八方的消息。曾经,还有位前来求医的江湖少侠看中了西院侍候的婢女,求得庄主允许,带了那婢女离开。内院各房还赏了不少财帛做嫁妆。所以,西院来了一位美得不像话的公子,引起了众婢女热情的关注。

  几乎见过莫若菲的婢女都有失魂落魄的表现,几乎每天都有婢女守在西院外,希望能从看守西院的护卫大哥口中听到莫公子的消息。

  庄主林老爷为了让病人静心休养,严令无事者无腰牌者禁止入院。林老爷原本是担心江湖中人性情不同,恐惹祸端。结果却是害苦了想见美男的众婢。这才有了西院婢女们争相求得当日送食盒的机会,以图可以近距离的看一眼莫公子。

  走上回廊,茗仙往前面一瞧,痴了。

  庭院中一株红梅下,穿着紫色绣福字棉袍,披着狐裘的莫若菲负手而立。下巴微微抬着,嘴角噙着丝笑容,露出完美的侧脸。

  雪地红梅,锦衣公子长身玉立。茗仙只听到心跳声,那么一下下的。四周是这样的安静,静的只有自己嘴里呼出的白气。她恍惚的看着,忘了自己来西院的差事了。

  莫若菲察觉到了茗仙的目光,眉轻皱了皱。这些天他已经被药灵庄的婢女们看得心烦了。不知今天来的会不会又是个话多香气熏得他想打喷嚏的。他偏过头,对身边侍立的剑声吩咐了声,折身回了房间。

  小家子气!大家之中哪有这种想用眼睛把公子吃了的侍婢!剑声暗自鄙夷道。他沉着脸大声说道:“有劳姑娘了!”

  他的声音震得梅花上的雪簌簌落下,也震醒了茗仙。她脸一红,赶紧提着食盒走过去,瞟着房间低声说:“剑声大哥的伤势可好了?大少爷嘱茗仙前来问候。”

  问候?剑声想起这些日子林少爷与林庄主都推说有事不见。现在问及是觉得他们住得太久了吧?剑声皮笑肉不笑的回道:“剑声伤势已经好转,这些日子有劳药灵庄照顾,诊金双倍奉上。公子本想当面致谢告辞,但小厮说林少爷与林庄主繁忙,恐无时间。请茗仙姑娘带话给大少爷与林庄主。我家公子明日便走。麻烦姑娘送饭菜来了,食盒给我吧。”

  明日就走?茗仙失望极了。但她只是个婢女,也做不得主。想起雪地中赏梅的那抹翩翩身影,她眼睛一转,并不把食盒交给剑声,提了食盒径直走进房中。莫若菲正在看书,明亮的天光从糊了白色棉纸的窗户上映在他脸上,肤色晶莹,人如玉雕一般。她又看得痴了。

  剑声无可奈何的跟进屋,大力的咳嗽几声说:“茗仙姑娘,食盒放桌上就行了。”

  茗仙脸一红,想着这个玉似的公子明儿就走了,顾不得剑声乌云密布的脸色。赶紧把菜取出来摆好,瞟着莫若菲急声说:“今日的菜式是奴婢特意为公子端来的,希望公子能喜欢。”

  莫若菲嗅得熟悉的香味,诧异不已。他走到桌旁看了看,摆了摆手止住剑声撵人。

  桌上摆了四菜一汤。菜胆花雕醉仙鸡,翡翠云耳炒双蚌,金银蒜蒸白鱼,什锦拼花鲜蔬,老参炖雪莲汤。色香味俱全,香浓满桌。

  莫若菲越看菜品越奇怪。他坐下挟了筷子尝了,抬头微笑着问茗仙:“菜的味道真特别,都是望京的名菜。怎么,本地厨子也能做望京的菜式?茗仙姑娘真是有心人。”

  “公子喜欢就好。这是从望京新请来的大厨,平日时他只为五小姐做菜呢。茗仙想公子是望京人士,肯定相吃一点家乡菜,这才央求满大师做了。”茗仙被他的目光与笑容激得心又一次怦怦乱跳,她喜滋滋的想,不枉她求了满大师这么久,还许愿为满大师做双鞋。

  “难怪味道这么熟悉,原来是望京多宝阁满大师的手艺。听闻林庄主膝下有三位少爷,一位小姐,怎么又有位五小姐呢?还如此受宠,特意请来满大师为她一人做菜?茗仙姑娘可知晓原因?”

  他的声音温柔诚挚,看向茗仙的目光温柔得似要把她溺毙了。茗仙脑袋像煮沸了的浆糊,冒着她自己都看不清楚的泡泡。当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没费多少工夫,莫若菲便知晓了花不弃从乞丐到丫头,从狗娘养的再成为庄主义女的所有事情。

  待茗仙走后,莫若菲从怀中取出一幅画像。画中明月高悬,丹桂飘香,一美貌女子抬头望月微笑。画笔传神,美人裙袂被晚风带起,似嫦娥欲奔月而去。与御史陈大人快马送至药灵庄的画像一模一样。

  缘份这个词很奇妙。

  莫若菲脑子里闪过了这句话。

  他回想遇到花不弃的那一晚她的神态言行,蓦地呵呵笑了起来。

  剑声不解的问道:“公子为何这般高兴?”

  莫若菲点了点画像道:“若非茗仙提及,少爷我差点就错过了。那日天色太暗没瞧得清楚,白天她脸上还围着布巾,满是泥污烟墨,我便没往这处想。如今细想来,花不弃有时的神态还真的与夫人相似。”

  剑声大喜道:“公子是说林庄主新收的义女,五小姐便是咱们要找的人?”

  莫若菲胸有成竹的笑道:“七王爷在西州府寻人的事已经传扬开来。一个收留了七年的菜园打杂丫头会突然被林庄主收她为义女,这事本身透着蹊跷。剑声,你执了名刺亲去,否则林庄主不会见咱们。记得莫提画像之事。”

  “剑声明白。”剑声应下匆匆出了房门。

  莫若菲微笑着看着画像,突然起在药灵庄大门口花不弃的话来。他眼里透出浓浓的兴趣,喃喃说道:“要是在肚子里骂我是禽兽,你就是狗娘养的!真真狡猾的丫头,以为本公子是白被骂的么?!”

  名刺长三寸宽一寸,雪白的边子上烫有银线。正中印有一枚朱红方圆钱币印记。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