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一


  “真不吃?”

  “……”简启丹默默挪过那个巨大的冰激凌圣代,挖一勺,诅咒一句,心里偷偷把单冬元骂了个体无完肤。

  单冬元一直笑笑地看着她。

  忽然简启丹把勺子一扔,捂着腮帮子哎哟叫了一声。

  “我的牙!”

  单冬元也一惊,连忙问:“你把什么吃下去了?”

  简启丹脸都皱起来了,表情很诡异,她瞪着单冬元半天,慢慢说:“好像把什么硬硬的东西吞下去了……”

  单冬元气得想骂她,也顾不上,二话不说凑过身来扒开她的嘴看,看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好像真的被咽下去了。他脸色很难看,翻个白眼坐回来,说:“好了,你要戒指,戒指也给你了,这就算答应了吧。”

  “啊?”简启丹表情有些呆滞。

  半晌,她才尖叫起来。

  “你为什么把戒指藏在冰激凌里面啊?”

  “不是你自己要这样的吗?”单冬元没好气,“我说这样危险,也不卫生,你自己偏说浪漫,要藏在爆米花或者冰激凌里,我藏了,怎么样?谁让你吃得那么快?这下吞下去了,我也不管了,就算你答应吧。”

  简启丹愣了一下,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这戒指是什么材质的?”听说金的吞下肚会死人的。

  “金的。”单冬元甩给她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

  简启丹嚎叫了一声,抓起包火烧屁股般往外跑,她要赶紧去医院,就算剖腹也要把戒指弄出来。跑出来后想起单冬元,回头一看,他似笑非笑地站在餐厅门口,不紧不慢,完全不着急的样子。

  简启丹脑子一个激凌,又清醒过来,研究了一下单冬元的表情,她觉得自己被骗的可能性比较高。

  单冬元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优哉游哉地走出来,从兜里掏出一个红丝绒的盒子,满眼深情地送到简启丹面前,说:“这个才是——嫁给我吧。”

  简启丹接过来,果然是戒指。她心里像雪山水一样融化,既感动,又激动。泪汪汪和单冬元对视半天,才慢慢说:“我答应你。”

  单冬元上前一步抱起简启丹,一边笑一边转圈,他的手臂很有力,笑声也很快活,简启丹又把头埋进他肩膀里,想大哭。终于停下来,她抽抽鼻子,红着眼睛,问:“那我刚才吞下去的是什么?”

  “我让人做的水果硬糖,加在冰激凌里面,味道好吧?”单冬元笑。

  简启丹怒气冲冲地打他:“又骗我!”

  “哪有,我是救你哎,要真的是戒指,你现在还能稳稳当当的吗?”单冬元一边躲一边笑,“都是你,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拿恐怖当浪漫,我也没办法,才想给你上这一课——都这么大的人了,不要太幼稚。”

  简启丹追着他打。两人闹了半天,又都笑起来,凑在一起看戒指,简启丹很小心地取出来,戴在手上,看了半天,有些不好意思,说:“干嘛买这么好的,要我说,就是易拉罐的拉环也不错,只要你对我好……”

  单冬元没有说话。他想要是自己真拿出一个易拉罐拉环来,估计要被简启丹骂死。

  两人甜甜蜜蜜,腻在一起,一边走一边讨论结婚的事,走到街上,前面似乎有不少人在驻足,简启丹远远看了一眼,看不清楚,有那边过来的人兴致勃勃地议论,据说是有人在大街上求婚。

  简启丹听得入神,又抱怨单冬元:“你的方式好老,看人家的点子,多浪漫。”

  “浪漫的不一定幸福,幸福的不一定浪漫。”单冬元把她的脸转过来,不容许她再厚此薄彼,“你说,我的点子真的很烂?烂就烂吧,起码实用,有效果。有人还不是急慌慌的答应了……”

  简启丹拉着脸,要掐他,一个追一个跑,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回去了。

  新篇章

  天瑞律所的黑龙江分所要派人过去,单冬青主动请缨,被孙律师派去了哈尔滨。

  飞机还没有起飞,她带了耳机昏昏欲睡。有好几天没有休息好,这一打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忽然觉得有人在碰自己,她一睁眼,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很小心翼翼地要越过自己进里面去。

  单冬青一愣。那男人见她醒了,笑一笑,解释说:“不好意思……里面是我的座位。”

  单冬青连忙让开,那人进去把自己安置下来之后,又对她笑了笑,他似乎是个很爱笑的人,牙齿很好看,肤色微黑,轮廓有点欧化。他坐下来之后,很难察觉地舒口气,似乎刚才进来时为了不惊醒单冬青而费了不少力气。

  单冬青对他点个头,眼睛一闭,继续酝酿睡意。结果这一醒,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只有盯着外面发呆,等飞机起飞。

  视线望过去,就不可避免地要接触到旁边的人,那人很敏锐,马上注意到单冬青在看自己,于是放下手里的书,对单冬青微微一笑,问:“去哈尔滨?工作还是旅游?”

  这人很自来熟,单冬青也笑了,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回哈尔滨呢?”

  “不会吧,我看你不像哈尔滨人,否则你肯定知道这两天哈尔滨温度有多低,决不会只穿这么一点的。”他说着自己也一笑,“我猜你肯定是去出差——标准的出差模子,旅游和探亲的人看上去不会这么无聊。”

  单冬青又一愣,看看自己身上的薄毛衣,很佩服他的目光之利。

  “对,我到哈尔滨出差。”

  “欢迎到哈尔滨。”他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我是哈尔滨人,刚刚在北京参加了工作会议——这是要回去的。”

  单冬青很少在飞机火车上和陌生人搭讪,都是一路沉默到底,这次却遇到一个很健谈的同伴。不过这个人着实让人讨厌不起来,于是也和他聊了几句哈尔滨的事情,风土人情什么的。

  又见他手里的书,封皮上写着《大脑皮层解析》,单冬青心里一动,问:“你也是医生吗?”

  “也不算医生,心理诊疗师而已。”那人笑笑,递过来名片。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