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〇〇


  她坐了多少趟,他也跟着她坐了多少趟。一整个下午耗在阴冷的地铁站里。

  替她担心,替她忧虑,她紧张时他也紧张,她松口气他也松口气。

  直到自己一错眼,单冬青下了地铁,他心里一急,才打电话给她。听到对面快要奄奄一息的声音,徐杨的心也揪起来。他带点强迫口吻地说:“冬青,不要再为难自己了,你在哪里停?我去找你。”

  单冬青没有告诉他,只问:“你下午不是该上班吗?还不去,这都快要下班了。”

  “你先说你在哪。”

  单冬青犹豫了一下,说:“徐杨,你不要再管我了,我要是现在逃避,以后一辈子也没法面对。”

  徐杨沉默了很久,问:“你待会去哪?”

  “我也不知道,可能出去转转吧。”

  地铁来了,单冬青又上去,广播里报站名的声音很清楚。徐杨似乎很隐忍,半天后,才说:“那你小心点,不要乱走,今天天气冷,别着凉。”

  挂了电话,单冬青坐在地铁里发呆。

  出去之后,已经快到傍晚了,离家门口不远,远远地能看见小区楼上的灯都亮了几盏,在冬日里带着融融的温暖。单冬青一脚深一脚浅,过马路,上天桥。天桥上有人在拉二胡,她站下来听了很久。

  古老的曲子梁祝,拉得断断续续,不算高明,但听来动人。

  她把手塞进衣兜里,往回走,刚走了几步,就听见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左右无人,底下全是车,单冬青的眼睛在车流人流里搜寻了半天,找到徐杨。他一反温文,叉着腰喘气,像是刚跑过来。喘口气,他定定神,手握在嘴边,对着天桥上的单冬青又喊了一声。

  “冬青!”

  单冬青一愣,似乎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周围行人匆匆,偶尔有回头看一两眼的,接着又继续赶路。徐杨完全不理会别人对他的注目,只记得刚才在地铁站里看到的单冬青,他的心痛。

  他往前走了几步,近了一些,然后对着天桥上的单冬青大声喊:“冬青!我们结婚吧!我们结婚吧,冬青!”

  这话一喊出来,周围的人全都哗然。

  单冬青完全站过身来,怔怔地看着天桥下的徐杨。这个神采飞扬的,不顾一切的,充满勇气的徐杨。

  秦简在得知单冬青提前离开之后,就扔下公司里一大堆的人自己回了市区。打电话,她不接,他先回了公司,没有找到人,又去了单冬青的家,敲了半天门,没人应。

  不知道单冬青到底去了哪里,偌大的世界,他没有一点头绪,不知道去哪找她。

  无奈之下,秦简把车停在路边,自己在楼梯前等着,等单冬青回来。

  一等就是几个小时,还没吃饭,也没胃口。秦简下楼,在外面走了走,看到自己曾经去过的小餐厅。以前他和单冬青为了俞鱼的事情闹翻,他来这里替单冬青买饭,借伞,还开玩笑要把自己的车押在这里。

  进去之后,那老板还记得他,乐呵呵地说:“先生,天阴得厉害,要借伞吗?这次不押你的车。”

  “不用了,谢谢。”秦简对他笑笑,自己在角落里找了个位子。

  菜来了,却没怎么动筷子。天渐渐暗下来,他把烟蒂在烟灰缸里捻灭,盯着外面出神。

  外面的路灯次第亮起来,秦简离开餐厅,又到了单冬青的门外,仍是没有人。单冬青没有回来,连简启丹也没有回来。

  站累了,他在门外楼梯上坐下,身边不时有人经过,递过来几个狐疑的目光。脚下的烟头快要成堆,他揉揉太阳穴,靠在墙上。从昨天晚上到今天傍晚,连着几十个小时没有睡,眼睛累,睡不着。

  一直到脚都快坐木了,秦简终于站起身来,掩口咳了几声,蹬蹬蹬下楼。

  开了车,一转方向盘,朝小区外开去。单冬青不回来,他就出去找。

  到晚上下班的时间,路上车不少,川流不息,秦简走走停停,目光在外面搜寻着单冬青的身影。过绿灯,拐弯,转方向,前面是高高的天桥,一周围站了不少人在看热闹。

  秦简往天桥上瞥了一眼,就愣住了。他煞住车,下来,站在街上。

  有不少人在交头接耳,秦简一句也没听进去,就看到天桥上单冬青穿着白棉服,鲜红围巾,露出一张脸。她站在栏杆边上,看着下面,寒风瑟缩,吹得她脸上的表情也很模糊。

  徐杨什么也不管,什么样不顾,用着自己已经失去很多年的勇气,大声喊:“冬青,我们结婚吧!”

  周围人声鼎沸,单冬青一直没有回答。

  天桥上拉二胡的人很镇定,对身边所发生的事也视若无睹,继续安安稳稳地拉着自己的梁祝。悠悠的调子在风里被吹得断断续续,连整个傍晚都变得迷离起来。

  “连戒指都没有,还叫什么求婚啊?”

  简启丹拧着柳眉,很不高兴。

  单冬元捧着花,摆了半天姿势,想了半天台词,却只等来她这么一句。他一泄气,把花放在一边,招手叫服务员,然后对简启丹说:“不行了,你的要求太复杂,还是再演练几天吧,先吃饭,我饿死了。”

  简启丹闷着一肚子气,演练了好几天,从早上见面,到现在,一切都进展得好好的,偏到最后关头出了错。单冬元羞答答捧着花,满怀深情地递给自己,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用磁性的声音说出一句:“嫁给我吧。”

  很完美。

  可就是没没有戒指。求婚怎么可以没有戒指呢?她没有主动提,他居然也给忘了。

  简启丹闷闷不乐地开始吃饭,吃也吃不下,气都生饱了。也想,干脆就这样答应算了,万一单冬元不耐烦,还真就不求了怎么办?可是自己又不甘心。种种复杂的心思全都反映在了脸上,单冬元装做没看到,偶尔自己暗笑几下,又继续一本正经地吃饭。

  两人各怀着各的心思,吃到最后,甜点冰激凌上来。

  简启丹还在生气,鼓着脸说:“太冷了,不想吃。”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