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九


  这次又隔了很久才回复。“不怎么办,陪着她,给她安全感,天长地久,让她感觉到你的深深的爱。”

  秦简愣了一下,没想好要怎么回答。对方又马上补上来一个笑脸,语气和蔼不少。

  “不好意思,我是自己猜的,这位患者一定是你妻子或者女朋友了?如果爱她,就继续爱下去,她最后一定会好的,如果不爱,就不要再白费力气了,没有用。让另外一个爱她的人来感染她——本来就不是病,不要跟别的心理病人的情况混为一谈。”

  秦简一直在沉默,直到对方等了很久又发过来一个问号,他才反应过来,道过谢之后就和对方说再见了。

  他费了这么大心机,才终于明白自己又绕回了原点。原来是有负疚感的,想要帮了单冬青之后任她选择,就是分手也可以。分手之后呢?祝福单冬青和徐杨青梅竹马终成眷属。起码他是强迫自己这样想的。

  有时候他也在反省,婚姻的含义到底是什么,他想要的是什么,畏惧的又是什么。

  可是也得不到答案,他自己也在云里雾里,唯独只知道一点,他晚上在单冬青楼下对着窗户告诉她,他想要的是什么。也就是单冬青这个人而已。

  包括她的所有缺点优点,痛苦快乐。他欠单冬青的债,是一辈子也还不了,这情债。也是单冬青欠他的。

  到早上起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快出来了,山间有雾气,空气很清新。还没吃饭,大家就都张罗着要出去滑雪溜冰,宾馆外的雪厚厚一层没有扫,树下用脚印踩出来一个模糊的冬字,像是不经意间踩出来又抹掉的。

  众人都围着笑,说这个字很符合这次出行的主题。

  于嘉嘉站在门口,听着大家说话。只有她知道这个冬并不是指的冬天那个冬。

  很久之后秦简才出来,脸上有点倦意,像一夜没睡似的,不过精神还好。他一眼就看到对面的于嘉嘉,也下意识往她身后看看,没人。

  “单冬青呢?”

  于嘉嘉神色不变,似乎完全没有窥到昨天晚上那场争执。

  “单律师今天早上坐第一班车回去了——说是家里有事,要我替她跟大家道别。”

  秦简怔住了。

  我们结婚吧

  单冬青一个人回到市区,下了长途车,离家还远,她在考虑要不要打车回去。站在路边等车,心思却总飘到别处去。

  总想起昨天晚上她和秦简在篝火前的争执。

  她错手之下扇他的一耳光,自己都没想到。是为了当时自己被迫面对往事的痛苦,还是为了杜绝他无休止的冤魂不散的纠缠?连自己都不清楚了。她只记得晚上他在追自己时满脸焦灼和失望的神情。

  她是真的害怕。怕他再来一步,自己就会毫无反抗之力。勇气没了,主见没了,自己也没了。

  不管是火,还是人,还是感情,都没什么可怕的,只因为受过一次伤害就从此避如蛇蝎,躲进自己的壳里再也不出来——冬青,这不是你,真正的你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她还记得他说的这句话。

  一直在发呆,眼前过去无数辆车子都视若不见。单冬青站在路上,感觉自己忽然迷失了方向。这么一段日子来,她把自己给丢了。

  站了很久,刚下过雪,路上有水渍,一辆车从身边经过,白色的衣服上就沾了泥水点点。单冬青对那车递过去一个仇恨的目光,用纸擦了擦衣襟上的泥水,转身掉了一个方向。

  正是中午下班的时间,地铁站门口人潮涌动,没有任何人因为前几日的地铁事故而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只除了神经格外衰弱而敏感的单冬青。她一站到进站口,就想起那天的男人,一脸的无助,失脚踩进车道里。这世上又少了一个人。

  单冬青呆立着,似乎跨出这一步,自己就进入了一个危险未知的黑暗的地方。

  进站口人挤人,她在楼梯边上不动,后面有人来推了一下,单冬青就不由自主地顺着人流一起进去了。

  什么都没变,人流,长椅,明亮的灯光,地铁过时风声呼啸,浑身冷飕飕的。

  单冬青还在门口买了一杯热茶捧在手里,一看到数米深的地铁道就下意识地视线回避。东张西望半天,找到自己要坐的站。她专心致志,盯着前面人的背影,跟他一起上车,踩着一样的步子,留神脚下不要乱。第一次这样小心翼翼地坐车,像回到了小时候在幼儿园被老师带着出游的感觉。

  上了车,单冬青舒口气,没地方坐,就站着,和别人挤在一起,这样她感觉自己倒安全一些。

  车一开动,车身微震,单冬青下意识地攥紧手里的栏杆。茶杯里的水轻晃,她看着窗外的黑暗,和一闪而过的闪亮的广告牌。然后又谨慎地回头来观察周围人的表情,或平静,或喜悦,或着急的。

  到站下车的时候,人很多,单冬青一直等在最后面,绕是如此,下车的时候被人挤了一下,一失手茶杯掉了,她的脸色就白了。

  撑到地铁站外,太阳淡淡的,单冬青浑身僵硬,脸上像冻结了冰,还不知道怎么样舒缓肌肉。她重新买了杯热茶,喝下去,温暖自己的胃,看着袅袅的水汽在阳光下蒸腾扩散。

  喝完以后,扔掉杯子,单冬青又回去,重新买了地铁票,往来时的方向坐回去。

  不知道坐了多少趟,单冬青脑子昏昏沉沉,神经都木了。时间已经到下午,她出来,路过安检仪时,那年轻的安检员用奇异的目光接连看了她好几眼,似乎在思索要不要查一下她的证件,看是否有恐怖分子的嫌疑。

  单冬青对他笑了一下,慢慢走出来,找到卫生间,她扑进去就开始吐起来。

  吐完了,她有气无力,找个地方坐下接电话,对面是徐杨温和的声音。

  “你现在怎么样了?”

  “哎?”单冬青不懂。

  “还要继续坐吗?这次准备从哪一站上车?”

  单冬青傻眼,放下电话,东张西望,找了半天,没见到徐杨人。她疑惑地接起电话,问:“你也在地铁站,你看到我了?”

  “嗯。”

  徐杨一个嗯字,就再也没了下文,省略掉了中间他看到她的所有过程。没有告诉单冬青,他下班,看到她在前面的身影,看到她谨小慎微地在地铁上,惊慌如掉进陷阱的兔子,一有异动就紧张。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