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七


  “我不去!”

  “为什么?”

  单冬青扛着不回答,直到秦简一直拉着她,快要被拉下床。他很坚持,似乎一定要把她拖到外面去,怎么挣扎也没用。单冬青忽然恐惧起来,也顾不得形象,就死扒着床不肯放手,跟小孩一样。到最后撑不住了,才带着哭腔喊:“我不去!我害怕,我就是害怕,死都不去!”

  秦简见单冬青的赖皮样,竟有些忍俊不禁,他嘴角刚一弯,又马上制止住自己,蹲下身很认真地问她:“怕什么?”

  单冬青这下是死都不肯开口了,她甚至开始恨秦简,他明知道自己害怕的原因,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还要这样强迫自己,原来从来到这里,他就是为了让自己难受。

  她咬紧牙关,一句话不说。

  秦简静静看了她一阵,忽然起身,单冬青以为他要放弃了,心里一松,没想到秦简竟手伸到被子里来,轻声说:“你要自己出去,还是要我抱着你出去?”

  单冬青浑身一僵。他的手在被子里,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停在她腰上。他的手很烫,她浑身的火都被烧起来了,血液里都是,烧得孜孜响——不过是愤怒的火焰。她死瞪着秦简,瞪着他满脸淡淡的,笃定的,不紧不慢的神情,半晌,才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秦简的手抽出来,对她胜利地笑笑,很爽快地转身出去了。

  单冬青快要把他的背影瞪穿。

  直到他出去后,她却呆起来,不知道自己答应了什么。她好像一时脑子发蒙,跟他说自己要去点篝火。点篝火——一想到这三个字就禁不住觉得悚然,单冬青一时冲动想蒙起头来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自己什么也没答应。

  “还没好?”秦简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她慢慢爬起来,开始很机械地换衣服。

  出来之后,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简等到外面,丝毫没有厌烦的迹象,不过看到单冬青的穿着,就皱了一下眉。然后自己又进去,翻了一条围巾出来给她系上。单冬青一直神色飘忽,任他动作,也没有反抗。

  从头到脚都装束齐整了,她还在门口发呆,迟迟踏不出这一步。秦简见不得她后退,一把拉了她的手就以不容拒绝之势往外面而去。

  爱的火焰

  宾馆外人声鼎沸,偌大的空地上点了两个火堆,所有的人都围着篝火唱唱跳跳,也有在一边大笑着打雪仗的,就地滑雪的,平时在公司都是严谨无比的人,到了外面却突然都孩子气起来。整间宾馆外欢声笑语,在雪地里这欢乐的气氛鲜活生动。

  熊熊的篝火在燃烧,红色的火苗一直蹿到天上去,噼啪声不断。

  单冬青被秦简拖着出来,看到外面的情景,她呆滞了几秒,下意识就想转身走人。

  一转身就撞上秦简一脸的沉静,他黑沉沉的眼睛看着她,什么也不说,也不放手。单冬青还在迟疑,被他转个身,又朝火堆那边去了。

  快到跟前的时候,单冬青死也不肯走了。跳跃的火焰在眼前十米处,周围的气流在涌动,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单冬青看了一眼脸色就白了,神情紧张而且戒备。她咽了口唾沫,嗓子很干,很涩,说:“就在这吧。”

  秦简一直在留意单冬青的反应,见她害怕得厉害,终于大发慈悲没有再催她。

  两个人在旁边坐着,单冬青背朝火堆,什么也看不见。同事们的笑声传过来,她却突然觉得飘忽,耳朵里全是篝火燃烧的噼啪声响。每响一下,自己心里就痉挛一下。

  两个人都沉默着,秦简随手在雪地里划着,单冬青熬了一阵,忽然说:“行了吧,你让我出来,我也出来了,能回去了吗?”

  秦简抬头看了她一阵,摇头:“不能。”

  一直支撑着单冬青在这里煎熬的那根弦骤然断裂。身后火在烧,她在紧张,神经每一秒都有崩溃的倾向。她撑不住,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才能让他满意,于是霍的站起身来,说:“我要回去了。”

  “不行。”秦简跟着起身拦住她。

  单冬青再也受不住,也不管旁边人听不听得到,带着满腔的愤怒脱口道:“我就是怕火,怕看,也怕听到声音,妨碍你了吗?你凭什么来管我?我不碰火七年了,还是活的好好的!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远处人声嘈杂,这里一个小角落,也没有人注意。秦简怕单冬青挣扎,已经抱紧了她不肯放手,她的衣服很厚,仍能感觉到身体僵硬。他沉着声音,说:“都怕了七年了,你不累吗?还准备一辈子怕下去?”

  “我就是怕一辈子又怎么样了?有你这样小题大做的吗?”

  “我小题大做?”秦简不怒反笑,“你以为这是小问题?一个人怕火怕了七年,一看到火就丢了魂,这也是小问题?我告诉你,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要发生27起城市火灾,其中建筑火灾至少10%,无所谓?一看到火就害怕,六神无主,连理智都没了,你还想干什么?要是今天晚上回去家里就起火呢?你准备怎么办?你爸爸的去世是个悲剧,可是让这个悲剧延续了七年的人是你自己——”

  他的话简直冷酷得令人想发抖。

  “不要说了!”单冬青差点尖叫起来,旁边已经有人注意了,她什么也不管,耳朵一堵踢开秦简就要走。

  秦简追上去把她抓回来,单冬青只挣扎,连踢带咬,什么招数都使出来了,疯了一样。

  旁边有一两个人看到,悄悄议论,于嘉嘉在所有人都注意之前提议大家回去娱乐室玩。

  人一走,场地都空下来,两个火堆犹在自己燃着,火小了一些。

  秦简变本加厉,拖了单冬青就往跟前去,单冬青不肯,挣扎着脚下一滑就摔倒了。一头栽倒雪里,从头冷到脚,她的眼泪也下来了。秦简见单冬青一摔倒在地上就没了声音,也吓了一跳,连忙把她扶起来,拍拍脸上的雪,问:“你该不是这么快就晕倒了吧?”

  “混蛋,你这个混蛋!”单冬青泪如雨下,抓着雪就去扔他,“你明知道我害怕,我自己一个人把我爸爸从火里拖出来,他浑身都是血,还要被火烧……”

  秦简意识到单冬青又开始沉溺到以前的事里去,连忙制止住她,连嘘了几声,才问:“你害怕,你到底在怕什么?”

  单冬青哽咽半天,一边抽气,说:“我、我怕它爆炸……”

  秦简怜心大盛,连忙去抱单冬青起来:“这个怎么会爆炸?”

  单冬青不肯动,也很抗拒他,只是哭,还颤抖,脸埋在雪里。秦简没办法,也只能就地坐在地上,衣服很厚,也不怕雪。两个人争执半天,他是无奈,单冬青则疲倦到了极点,差点想这样睡着。

  哭了半天,脸上先是热烘烘的,到后来就冷起来,冰凉,眼泪快结成渣子,雪地里散发着丝丝的冷气。手上都快冻僵了,单冬青打了一个寒噤,秦简在旁边轻声说:“冷吗?烤烤火就不冷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