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六


  “对啊,说是山上雪大,都想出来玩雪的。”

  单冬青笑笑,脱下手套,窗子上都是白雾,她闲着无聊在上面划来划去。都知道单冬青要离职了,来和她打招呼的人不少,她一一敷衍过去,就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耳朵里都是众人的说话声,尤其是前面一块,里面偶尔夹杂秦简的几句。

  秦简工作起来脾气不小,对下属也很严厉,但私底下和大家的关系都不错,很能打成一片。大家也不顾忌,一路上有唱歌的,充当导游介绍景色的,气氛很热烈。

  单冬青快要睡着了。

  睡得糊里糊涂的,车身轻轻一震,已经到了郊区山下的宾馆。其实也就是平房式的小别墅,散乱分布在山下,很有情致。安排了住的地方,单冬青和于嘉嘉合住,放下东西后,她出门一看,地上雪已经积了起来。

  “山里的空气真好,可就是太冷了。”

  “衣服带够了吗?不够可以跟男同事借,他们都很慷慨的。”于嘉嘉开玩笑。

  单冬青也笑,一抬头就看见秦简在对面,还穿了深灰色棉服,在雪地里投下了一片淡淡的模糊的灰色影子。他也和人合住的,另一位在屋里,他就出来,垂着头手插在兜里走来走去,似乎有意在雪地上踩出某个图形。

  踩了半天,研究了一下,又用脚抹去了,雪地上一片狼藉。

  之后他忽然抬头,和单冬青的目光对个正着。单冬青的脸色很冷淡,他嘴张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最后就转身回去了。

  单冬青在外面看了一阵雪,又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回温暖的屋里去,一边用手哈着气,问于嘉嘉:“晚上是什么活动?雪快停了,是要出去滑雪吗?”

  “啊,不是,”于嘉嘉回想了一下刚才商量好的行程,“先吃饭,等雪停了出去点篝火,一晚上也就过去了,明天再滑雪。”

  单冬青脸上就僵了一下,很小心翼翼地考虑了一下自己装病或者装水土不服的可能性,似乎不怎么行得通,于是大剌剌往床上一躺,用被子把自己裹成蚕茧,拖着调子问:“点篝火,那得很远吧?好冷,要不我不去了……”

  “就是冷才要去点火啊,”于嘉嘉笑她,“就在宾馆外百米处,只需要你稍微挪动玉趾,没那么远。”

  单冬青暗自哀叹了一声,把头埋进被子里去没了声音。

  晚上吃过饭,一回到屋里,单冬青就开始跑厕所,蹲了几趟出来,苦着脸跟于嘉嘉说:“好像吃坏肚子了……”

  于嘉嘉也猜是,在外面的东西本来就不干净,吃坏了也正常,只是这样的话晚上的活动单冬青可能就没法参加了,看她的样子,也勉强不了,于是她很理解地说:“你休息休息吧,等好点了再出来,叫人给你买点药回来吗?”

  “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就好。”

  之后于嘉嘉陪单冬青坐了一阵,天黑了,外面闹哄哄的,好多兴奋的声音吵着要去点火,黑压压的人群往宾馆外面去,于嘉嘉也有些期待,帮单冬青倒了水,看着她上了床,自己也出去了。

  一阵笑声过后,宾馆里安静下来,大家都出去点篝火了。单冬青躺在床上,呆了半天,想起外面奇异的雪景,又爬了起来。本来是有些不舒服,不过刚才的拉肚子之说,还是夸张了很不少。

  外面果然已经没了人,门口静悄悄,地上的雪映得天微亮,有些发蓝,远处的山顶是白的,到山腰就是苍灰的颜色,绵延不绝,像立体的画。

  单冬青折了根树枝,雪落了一脖子,凉透心,她顺势蹲在地上乱写乱画,树枝擦着雪发出轻微的嚓嚓声。

  人声已经远去,别墅很矮,后面升起几点火星,慢慢窜到天上去就不见了,看样子已经点了火。然后就是围着火唱唱跳跳,单冬青在大学的时候参加过这样的活动,后来就再也没有过了。

  她已经很多年没有接触到明火了。连想也不愿意去想。

  有点冷,她打了个寒噤,又回去了。

  在床上扭亮台灯,翻了本杂志出来看,却总也看不进去,总有一些光怪陆离的影像在脑子里闪现,她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却如同溺水的人一般拔不出来。有些后悔自己来了这。

  正在出神的时候,门口有人说话,单冬青被惊醒,她一抬头,就愣住了。

  “你怎么还在这里?”

  秦简站在门口,脸隐在阴影里。他看着单冬青懒懒靠在床上,百般无聊地翻杂志,心里有气,强自按捺住,又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所有的人都去点篝火了。”

  单冬青默默看了他一眼,翻着手里的杂志,淡淡地说:“我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吃坏了,拉肚子。”

  秦简招呼也不打就进来,在床边坐下,接着灯光审视她。他的目光,带点胁迫性,很有威势。单冬青任他打量,眼睛盯在杂志上,当作没这个人。

  僵了半天,秦简又开口。

  “你起来。”

  单冬青本不想理他,只是有个人在旁边盯着,自己也没法干别的,她把杂志一放,无奈地说:“算我求你了,总监,你走吧,别管我了。”

  单冬青的眼神很淡漠,语气很坚持,秦简不为所动,又说:“你自己起来,别让我说第三遍。”

  “你别管我。”

  秦简沉默了几秒钟,见单冬青还没有动身的趋势,就自己动手,掀开被子去拉她下来。单冬青挣扎,胳膊一甩肘子碰到床头,疼得眼泪都差点下来了,还死守着不肯动。忍无可忍之下,对他喊说:“你明知道我去不了,干嘛还要强迫我?就放过我这一次不行吗?”

  “不行。”秦简也很坚持,他停下手,盯着单冬青,“你为什么去不了,说实话,我不知道。”

  单冬青冷睇着他,一翻身拉起被子就准备躺下。

  身子刚一动秦简就拉她起来,他力气大,胳膊被钳制得紧紧的,单冬青甩也甩不开。她现在是真的觉到了秦简这个人的匪气,冷漠也没用,拒绝也不听,完全依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她心里愤怒,一边挣扎在秦简身上乱打。

  “我们都分手了,分手了!你不知道分手什么意思?!求求你别缠着我了!”

  周围安静,单冬青的声音很大,秦简充耳不闻,抿着嘴,下颚线条紧绷。单冬青乱踢腾,他抓住她的手固定在胸前,说:“分手也可以,只要今天晚上我让你做的事你都做了,我就再也不纠缠你。”

  单冬青拼命摇头。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