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九一


  “正好,你是专业人,你来评评理!”那人唾沫星子满天飞,“百十来平米的房子,我交的钱,我完的税,手续都是我办的,买房子的时候一天跑一趟这里,谁不知道这房子是我自己的钱买的?现在就凭一个名字把我几十万的房子给别人,这不是打劫吗?你说,是不是打劫?”

  单冬青哪敢接这个话,她斟酌了一下言辞,小心翼翼地问:“那请问你购房合同上有没有签共有协议?产权证上是不是也写了你女朋友的名字?”

  那人一愣,立马又道:“写了是写了,不过也就是个形式嘛,实质上还是我的房子,你们能否认这房子是我的?”

  “好像这个,合同和产权证是主要依据,开发商只管按照合同来交房,先生你该找房子的另一位所有人来交涉……”

  围观的人也七嘴八舌发表意见。

  “是的嘛,你不找那女的,找人家公司有什么用,咱老百姓哪能斗得过开发商吗……”

  “那女的也没什么错啊,谈恋爱这回事嘛,都说不准的,谈了也不一定要跟你结婚,谁让你要讨好人家,急急忙忙扔了钱去买房子……”

  这话说得不客气,那男的当即就涨红了脸,火气转移到女方身上,嚷嚷道:“不结婚谈什么恋爱?我问你,不结婚你谈什么恋爱?”

  那男人气愤之极,手舞足蹈,插话的人见势不妙马上又缩了回去。他余怒未消,又转过来对单冬青寻求支持。

  “小姐,你说是不是?不结婚谈什么恋爱?看你还年轻,我告诉你,以后可要小心了!不以结婚为目的来谈恋爱,那都是耍流氓!耍流氓!”

  单冬青很窘迫,想跟这人讲道理,恋爱在婚姻法上并不能构成结婚的充分条件,闹崩了,自己吃亏,那也和法律没有关系。有一大堆的道理想讲,最后她看着那人愤怒且无奈的神色,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最后在保安的帮助下,单冬青被解救了出来,那人孤立无援,还在广场上大闹,不停重复着那句叫无数人捧腹的名言,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大家都在笑,单冬青远远看,只觉得那人可怜,他是又丢了老婆又丢了房子,自己呢,同病相怜,丢了男人又丢了工作。

  这人生真是失败。她摇摇头,叹口气,没精打采地回去了。

  已经沦为流氓而不自知的秦简,加班加得满肚子火。外面鸦雀无声,出来喝水的人都蹑手蹑脚,生怕触了霉头,气氛压抑得紧。他手里翻看着政府的拍地情况说明书,脑子里全是单冬青的背影。

  她说这是他的公司,他的海天,所以该她退出。可是现在他在自己的公司里,坐立不安,心无着落。

  看了一阵,看不下去,秦简放下工作,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巨大的落地玻璃外。城市的灯光依次亮起,海天的雕塑矗立在广场上,暗影沉沉。

  他一直在出神,直到外面有人敲门,叫进来之后,是于嘉嘉。她神色如常,放下东西之后就离开,没有像别人那样探头探脑,满脸好奇。

  秦简揉揉太阳穴,朝外面看了一眼,对于嘉嘉低声说:“去跟大家说,不用加班了,都回去吧,忙了一天了。”

  “是。”于嘉嘉说什么是什么,从不质疑。

  出去通知大家下班,众人都欢呼一声,纷纷收拾东西奔往回家的路上。于嘉嘉并不急,默默完成了最后一点工作,又检查了各办公室的门窗。再出来时,外面已经没人了,她走到秦简门口看了一眼。秦简还在办公室里。

  “总监不走吗?”

  “你先走吧。”秦简也没开灯,就借着傍晚一点昏暗的光在窗边吞云吐雾。

  于嘉嘉在他背后默默站了一阵,转身就要走,秦简却又突然想起来,叫住她,问:“单冬青具体的离职时间是什么时候?”

  于嘉嘉垂下眼睛,想了想,回答:“具体什么时候,不清楚,不过听说她大概手续都办好了,也许随时都能走。”

  也有可能明天就不来了。

  于嘉嘉说完,注意着秦简的反应。他却什么也没说,背对着她。

  半天,他嗯了一声,淡淡地说:“知道了。”

  于嘉嘉又等了一阵,不见秦简再开口。他的背影,静静地,透着几分寂寥,快要消失在暮色中。她忽然想就这样什么也不说,就等着,等到什么时候都无所谓。等了许久,于嘉嘉想开口说话,却忽然手机震动,她一看,是文若海打来的。

  脸上的迷茫神色迅速收敛起来,于嘉嘉转身就走,一边下楼,轻声接了电话。

  于嘉嘉走后不久,秦简也离开了公司。外面广场上闹事的人已经被轰走了,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空气中有着凛冽寒气。

  他没有开车,拦了出租去单冬青那里,下车之后打电话,关机。又打给她家里的座机,结果是简启丹接的。简启丹本来正沉浸在被求婚的喜悦中,翻着杂志满脑子浪漫的求婚方式,一听到秦简的声音,甜蜜全变成怒火。

  “找单冬青啊?”她语气讽刺,“别找了,单冬青被人抛弃,跳楼自杀了。”

  对面沉默了三秒钟,秦简冷淡而克制的声音说:“我就想问问她到家没有,能麻烦找她接一下电话吗?”

  “不能!”简启丹口气很冲,想到自己诅咒单冬青,也有些后悔,“单冬青还没回来,不是说晚上加班吗?估计她还在公司累死累活地加班着呢。”

  秦简诧异,他看着单冬青走的,听简启丹的话又不像开玩笑,难道她现在了还在外面没回来?他心里琢磨,不再和简启丹磨叽,挂了电话就往附近张望。

  附近没人,他一路坐出租过来,也没觉得路上有停留的地方。本来就要回公司,于是又去了地铁站,站里很冷,地铁过时风声呼啸。秦简很少来这里,慢慢往前走了一阵,边走边等地铁,顺便留意单冬青有没有在。

  原本还觉得不可能,没想到还真碰到她了。

  秦简傻眼,见前面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长椅上说话,男的面带难色,女的穿着白羽绒服,大红的围巾衬得一张脸雪白,手里还捧着热茶。可不就是单冬青。

  这男人又是谁?

  秦简狐疑地打量了半天,过去问:“你下班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