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七


  他摇摇头,深觉惋惜。

  一转过头来,几个下属还满脸兴奋,对今天的顺利开盘津津乐道。秦简脸色一冷,把资料摔在桌子上,办公室里喜悦的气氛霎时冻结,几个人面面相觎,还没有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秦简冷哼一声,说:“今天在公司里煽风点火传小道消息的人,下去给我查,查出来自己递辞呈,我们海天留不住,请他们到对面高就!”

  说完就沉着脸离开了。

  几个人愣了一下,不敢耽搁,连忙放弃满脑子庆祝胜利的计划,开始着手在一片欢庆气氛中实行海天内部的大清洗。

  对海天的数千名员工来说,这是□迭起的一天。

  单冬青在对面办公室,将这一切都收入眼中。她盯着资料上密密麻麻的表格数据,神情更加专注,心思却已经完全到了别处。

  秦简将计就计,拿于嘉嘉做了反间,今天这一清洗,算是海天内部的一次换血,动荡不小。气氛已经开始紧张起来,她看似局外人,却尤其觉得后怕。

  于嘉嘉和俞晓敏在外头见面,暗通迅息,她是亲眼目睹的,只是当时还没有想明白这其中的问题。要是今天自己一时嘴快,把于嘉嘉的事说了出来,也许现在被清洗掉的就是自己了。

  想想就出了一身冷汗。

  到下班的时间,她心里有些乱,也没停,直接刷卡走人,结果正好碰到于嘉嘉。她今天成为风暴中心的一点,猜出其中玄妙的大有人在,众人看于嘉嘉的目光也和往日不太一样,她却仍然是宠辱不惊的模样,很让人佩服。

  两个人笑着打招呼,亲切还是亲切的,心里却已经发生了变化。单冬青不经意间瞥到她离去的背影,莫名其妙就想起了俞晓敏。

  也许于嘉嘉就是下一个俞晓敏了。单冬青记起她们两个刚认识的时候,在餐厅,她毫不避讳夹自己的菜去吃,那时她活泼地一笑,眉眼生动无比。

  回想起今天一天,从秦简到俞晓敏,文若海,还有于嘉嘉,单冬青心里很复杂。

  晚上回去,单冬青一反常态,买了酒回去,仍然是老样子,菠萝啤加凤爪,还加了几罐生啤。简启丹见她抱了满怀的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你早上刚砍了我的脚,晚上又要发酒疯啦?”

  “我就发酒疯怎了?看吓死你。”单冬青踢了鞋,往阳台上搬了凳子,摆出占山为王的架子。

  简启丹很无奈,念在她刚失恋的份上,也就什么也没说,很义气地舍命陪君子。

  两人碰了一下杯,就在阳台上灌起酒来,单冬青跟喝水一样,怎么也醉不了,越喝越清醒,天上月亮很圆,空气中带点清气。楼下偶尔有人走过,说起话来也低低切切。单冬青的脸在月光下像蒙了一层水汽,温温润润的。

  简启丹瞥了她一眼,转过头来,叹气,说:“心里还是放不下吧,早知道就不要开始了。”

  单冬青笑笑,摇头说:“不是因为这件事,我没有想他,不过今天在公司里……”她捏得手里的易拉罐卡拉拉响,不知道该怎么跟简启丹说。

  “怎么说呢,今天突然有点灰心了,我这个人吧,懒散,没什么野心,还是适合过安稳日子,反正自己有多少斤两都是心知肚明的……今天在海天,我就觉得,大公司,人才云集的地方,真是压力大。”

  简启丹吃了一惊,工作上的事,单冬青很少发牢骚,也没什么牢骚可发,她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兢兢业业,不出格,也就是很认真地在混日子而已。海天呢,自然是惊涛骇浪里面的舰艇,安稳是不可能的。

  要是一不小心被卷了进去,那就更惨了。

  她很理解地拍了拍单冬青,说:“大机构里就是这样,人人都狡诈,勾心斗角是免不了的,你平时也就是小打小闹,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听说今天两巨头对抗,海天大败新纪园,你们公司里庆贺了吧?”

  一边庆贺,一边大换血。单冬青想起今天在公司里的风波,仍是心惊,一想到这其中秦简在背后所起的作用,于嘉嘉无懈可击可击的反间,她差一点行差止错,一步踩到阴沟里,就不由觉得沮丧。

  她和秦简之间,似乎又隔了一道鸿沟,冷酷到自己都不想跨过去。

  低头摆弄了一阵易拉罐,单冬青自嘲地笑了笑,说:“来了海天快半年,这个项目也差不多了,也许年底就能结,我还是挪个窝,回我们律所去混日子。树挪死人挪活,说不定这一回去我们老板给我加薪升职呢,去了海天,也算镀了金了。”

  简启丹无言,她知道单冬青来海天,是因为秦简的要求,现在她有了离开的念头,原因肯定也和秦简分不开。都说感情和工作要拆开来看,谁能真的拆开来看呢。

  她很支持单冬青。不过还是替她觉得委屈。

  “你们吵架有好几天了,秦简也没过来主动认错?上次不还挺诚心的嘛,第二天就来了。”

  “这次不一样,说了要冷静几天,他没考虑好就别来找我。”她长长出口气,如释重负般,“本来还不甘心,要等的,可是现在也不想等了,分就分吧,干脆点好。”

  简启丹本来是强烈支持单冬青和秦简掰了的,现在单冬青这样说,她却不知道怎么回答,秦简好不好,那不关她的事,有意义的只是单冬青喜不喜欢他。

  喜欢是肯定的,想要分手,似乎也不假,单冬青说得轻松,实际上是很灰心丧气的。

  忽然有点替她心酸,简启丹迟疑地说:“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毕竟日子还长……”

  “不考虑了,真没意思。”单冬青笑笑,随手把空易拉罐远远扔出去,像扔掉一段感情,“分就分吧,我就那么傻呢?我又不贱,自找罪受不是。”

  简启丹对单冬青拿得起放得下的态度很赞赏,正要夸她两句,楼下就有人骂起来:“谁扔易拉罐呢?砸到人了知不知道!”

  单冬青拉了一把简启丹,猫着腰悄没声地潜了回去。

  爱了散了

  为了庆祝新盘推出顺利,兼安抚公司内部因清洗而产生的不安情绪,文若海大开庆功宴,各部门的人齐聚一堂,气氛很热烈。秦简心不在焉,到一半的时候就瞅个空档出来了。

  公司里静悄悄,只留了前台和门卫几个人,秦简上了楼,脚步很轻,到单冬青门口停下来。里面开了灯,她一个人还在加班。

  他在门外看了一阵,出声问:“你怎么还在加班?今天晚上人人都在庆功。”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