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七〇


  “对。”单冬青笑他,“所以你要跟去监视我?”

  “我哪有那么小心眼,这种事都计较,多栽面子。”秦简不承认,“好了,你赶紧去,我对你的操守有信心。”

  单冬青甩着包往他身上砸,然后就笑着出门了。

  说是同班同学聚会,去的人也杂,不同届的,不同院的,都有。正好逢母校校庆的日子,大学校园里张灯结彩,一改往日的幽静,到处透着几分热闹劲。单冬青和徐杨几个同城的合买了赠品给母校,又见了几位老师,就出来小聚了。

  就在校门口的餐厅里,规格比较高,学生来得少,偶尔那么一两堆人,说说笑笑的,青春焕发。于是都想起自己上大学那会,几个人都唏嘘不已。

  要说同学聚会,也实在是个敏感的场合,怀念了过去,必定还要对比一下现状,到最后聚会就变了味。单冬青有些提不起兴致,徐杨话也不多,两个人坐在一角。这还是他们上次打过电话之后的第一次见面,气氛有些异常。

  徐杨平时不沾酒,今天晚上倒喝了不少,眼神灼亮,居然有那么一点水汪汪的感觉,眉梢眼角还带着几分魅惑。单冬青少见他这样,看一眼,不由笑起来。

  “你今天晚上可别出门,要祸害人的。”

  徐杨哧的一笑,没有理会她话中的深意。两人话不多,角落里安静得很,有几个同学来还带了小孩,满地跑着叫叔叔阿姨。徐杨想起俞鱼,问单冬青:“怎么样,和鱼鱼相处的好吗?那小姑娘特别机灵,挺有心眼。”

  “还行,小孩嘛,这个年龄正是闹人的时候。”

  徐杨目光定在单冬青脸上,她笑容不改,说得轻松,神情中有一点感慨。他们最近联系变少,除了自己突然表白的原因,应该还有俞鱼的缘故。俞鱼占据了单冬青很多的时间。他知道她正在竭尽全力要和一个心怀敌意的孩子好好相处下去,过程如何,不清楚,想必不会很容易。

  徐杨打趣她说:“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母性的。”

  “那是,我上大学的时候和宿舍女生讨论小孩的事,别人都说要男还是要女,我说,如果我能生龙凤胎,我就辞了工作天天做善事,好回馈社会报答人类。”

  那时候,怀着朦胧的憧憬,渴望爱情和婚姻,天天都在规划自己的人生蓝图。

  徐杨笑笑,问:“那现在呢,还这样想吗?”

  单冬青摇摇头,选择了避而不答。对女人来说,有些梦,是可以做一辈子也不醒的。

  徐杨审视着她,想要从她眼里找出一丝黯然,可是单冬青没有给他任何暗示或者别有意味的眼神。谈话到这里就没法再继续下去,徐杨心里有些抑郁。

  到后来,两人的心神被旁边几人的谈话吸引过去。议论起今天来的熟人,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今天公管院的院长最得意,回来几个事业有成的学生,都是他们院的,以前公管的那个俞晓敏,被他们院长拉着应酬了一下午,得意门生啊。”

  “俞晓敏一个人就送了他们院里一份大礼,院长能不巴结吗?学校筹划盖写字楼,估计还要和几家大的开发商合作,和俞晓敏拉关系免不了的。”

  “也是,”一人笑着转向徐杨,“哎,你和俞晓敏现在还常联系吗?关系铁的话以后去找她买房子,能给内部价吗?”

  当年徐杨和俞晓敏的恋情在学校里广为传播,对外人来说,也不过是多年前一桩趣事而已,远没有徐杨的心情复杂。

  徐杨笑一笑,还没有回答,就见外面俞晓敏和学校里几个熟人一起出来,俞晓敏跟众人道个别就往这边走来。座上几个认识的就先叫了起来,俞晓敏也进了餐厅。

  显然没有料到还有徐杨和单冬青在座,俞晓敏先是一愣,随即又脸色如常地跟众人打了招呼,笑着说:“今天人来的挺齐,怎么也没人通知我,差点错过了。”

  “怎么通知你啊,你现在是大忙人呢,俞大美女,”一个女同学膝上抱着小孩,笑着揶揄她,“怎么样,新纪园什么时候有好房子卖,提前给老同学透露一下?”

  “有意向买房,打电话到我们公司去啊,置业顾问给你的意见比我的还专业呢。”俞晓敏微微一笑,在旁边坐下,倒不显得疏远。

  现在房市火,水涨船高,做房产的人也在各行业中显得地位不凡,俞晓敏更是近年声名鹊起的一位,昔日老同学对她羡慕的也不少。有人留意她和徐杨,见两个人有说有笑,全无芥蒂的样子,也就不再顾忌,开玩笑说:“我就说,当初你飞了徐杨是对的,毕业后自找出路,去外面闯荡,总比受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强,我要是当初有你的决断,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样了,想想真是傻啊。”

  倒不是傻,只是当初看重的东西不一样,至于家庭幸福和事业成功哪个更重要,俞晓敏不想面对这个问题。她矜持的笑笑,没有说话,徐杨还是爽朗开怀的样子,大家开起玩笑来,就怂恿着要徐杨和俞晓敏破镜重圆。

  俞晓敏还没有说话,徐杨却哈哈一笑,说:“不可能啦,俞晓敏哪有这么糊涂,各人有各人的选择,不过——”他莞尔,对着俞晓敏,“你当初的选择还真是没有错,很有远见。”

  这话是打着哈哈说出来的,大家都当是玩笑,也没人认真。俞晓敏看了一眼徐杨,不知怎么,脑子就僵了一下。

  而且徐杨对单冬青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他的眼神都比以前坚定许多。

  命运还真是神奇。俞晓敏心思复杂,目光在单冬青身上打了几个转,心里生出连自己都惊讶的一点隐隐的恨意来。

  几个同学都拖儿带女的,聚会没多久,就都散了。时间还早,徐杨说:“急着回去吗?去学校里转转吧。”

  单冬青答应,俞晓敏目光从这边扫过,继续跟众人道别。人一散,餐厅里冷清下来,俞晓敏在远处身影款款。

  徐杨和单冬青在校园里散步,晚上大学里节目很多,草地上都是围着坐的学生,吹拉弹唱的也不少,还有躲在角落亲热的。路边有个穿T恤短裤的男生对着墙打网球,身子矫健,动作很潇洒,远处也能感觉到汗水的挥洒。

  单冬青歪着头看了一阵,有点出神。

  徐杨忽然说:“我以前也常常在这里打球,晚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