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一


  “她昨天走了,不住这边。”

  徐杨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全都定住。简启丹没有明说,但是他知道单冬青去了哪,昨天在楼下见到秦简,他急匆匆的身影,还有脸上一闪而过的坚决之意,他到现在还记得。单冬青是去了秦简那里,他来这干什么呢?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这干什么。徐杨站在楼底下,很茫然。

  简启丹心里也有点不好受。她喜欢过徐杨,到现在还很留意他的感受。自己一提单冬青,他脸上马上黯然。

  她微微叹息,说:“既然来了,上去坐坐吧。”

  徐杨没有反对。两人上去之后,简启丹请徐杨在客厅里坐,拿了果汁和咖啡给他。徐杨始终都是温文带笑的样子,眉宇间的失意掩盖不住。简启丹偷偷观察他,又觉得可惜又可恨,她喜欢了那么久的徐杨啊,简直让人无奈。

  简启丹心里藏不住话,她决定拯救徐杨。

  “你啊,和秦简真不一样,知道秦简吗?和单冬青一起住的人。”

  “见过几次。”

  那就是知道了,简启丹看徐杨波澜不惊的样子,连连摇头。昨天自己才见过秦简,他那个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明显能让人感觉到主动和强势。徐杨呢,就是个磨叽,自己追他的时候觉得他是千好万好,如今以局外人的立场来看,实在是太被动了。

  这种润物细无声的追求攻势,和秦简一比,简直就没有存在感,怪不得要输。

  “那你准备怎么办呢?就这样等下去?”简启丹很直接。

  徐杨有些惊讶,看了简启丹一眼,明白她的意思,就笑了笑,说:“她和秦简感情很好,这样也不错。”

  不错你个头!简启丹差点骂出来。

  “秦简是不错,那你呢?你不是和单冬青几年的交情了,难道都是白认识的?单冬青对你也是很有感情的,可是……还得你自己主动才行吧。”简启丹做了一个很有力的手势,想要替徐杨打气,“要是换成我是你,现在就去追——就现在还嫌晚呢,都这么多年了,早就该付诸行动让友情演变成爱情,男女之间哪有便宜朋友可以当,加一点推动,男性朋友就是男朋友了。”

  徐杨愕然,想说,又不知道说什么,只有笑笑,喝了一口橙汁。酸,刺激,喝惯了水的人,受不了这样浓烈的味道。

  简启丹没有察觉,依旧滔滔不绝下去。

  “我听单冬青说过你以前的事,和那个女朋友分手,也是你自己不主动——她在美国说要分手,你就答应了?要是我,就追到美国去闹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自己没做好,还是有第三者更值得她……这个不说,分了就分了,可你这次总得吸取教训才对吧,我就觉得你比秦简好,更适合单冬青,你自己就没感觉?”

  徐杨苦笑,简启丹并不知道她口中的第三者就是秦简。两次的感情,分分合合,都和他有关,命运可真是神奇。两次都是自己默默退出,这就不是命运的安排了。对单冬青讲自己过去的事,徐杨有一些意外。他问:“单冬青跟你说的,我以前的事?”

  “对,是我自己要听的,”简启丹的不好意思全没了,“可是我没想到,她记得那么清楚,每一件小事,尤其是关于你的……”她瞥了徐杨一眼,“我觉得,她当时一定很喜欢你吧,不过没有表示出来,单冬青也是个龟毛的人,可这次对秦简挺主动,我觉得应该也是吸取了以前的教训吧,吃一堑长一智嘛。”

  徐杨心里很苦涩,以前,自己满眼里都是万紫千红,单冬青是一株铃兰,看不到,没注意。他白白错过了她,还不止一次。

  简启丹讲得嗓子都干了,徐杨看不出是什么想法。她很无奈,天下男人各种各样,秦简是一例,徐杨是一例,面对感情的态度却不一样。能拿到几分看你自己能努力到几分,如果不努力,就是当个万年炮灰也没什么可说的。

  万年炮灰……就像自己,她是努力过头了,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活什么,白过了几十年。说起来,单冬元是哪一例呢?讲不清楚。

  简启丹陷入了对冬元弟弟的咬牙切齿兼又爱又恨的复杂情绪中。

  和简启丹告辞之后,徐杨到了楼下,昨天单冬青脚肿了坐着等自己的地方。再拨电话给她,这次拨通了。

  单冬青先问:“我刚刚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你在医院吗?”

  徐杨想,刚才自己一定和单冬青同时打的电话,结果都没有拨通,真是一种奇怪的巧合。他仰头看看楼上,回答:“对,我在医院,不过已经下班了。”

  “昨天,我答应过你……”

  “冬青,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了。”徐杨打断她,“可是我的想法却变了,昨天我想,只要你告诉我结果,你要不要接受他,接受了,那我就再不说什么,也绝不当第三者,可是现在我忽然想,感情里面哪有第三者可言?”

  这个,单冬青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表示同意。

  徐杨一边走一边说:“简启丹有一句话说的没有错,世界很大,给每个人的机会很多,能拿到几分,看你努力几分,如果不努力,就是当个永远的失败者也是理所当然的,冬青,我也想要努力,就算太晚了也该试试,不然就永远错失机会了,你说是吧?”

  单冬青没有说话,她没搞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搅上简启丹,但是如果徐杨变得和简启丹一样,那自己会面临大大的麻烦。才过了一天,徐杨说话的方式都变了,电话里说不清楚,她没法回答。

  徐杨最后说:“昨天我本来要放弃的,可是现在真摆到面前,我后悔了。”

  昨天不该脑子发昏答应徐杨。单冬青也后悔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