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五六


  单冬青又哭又骂,把所有的气都发在秦简身上,一口一个混蛋,骂过了还是不解恨,只怪自己刚才不狠心一点,扔什么鞋,该拍砖头是真的。

  哭了半天,累了,鼻子也擦得通红,单冬青强自忍住,站起身来去拦车,结果走了一步,脚脖子钻心的疼,肯定是刚才扭了,自己没注意到还死命的跑。她暗叫倒霉,自己一跳一跳,到街上去拦了出租车回去。

  到了楼下,打电话给简启丹来接自己,简启丹看到她,吓了一大跳,心里就猜单冬青和秦简吵架了,单冬青随便扯了几句应付她,上楼后又急着找药酒来擦,一晚上忙个不停。

  简启丹自知没有那个技术,给单冬青擦药的时候一直小心翼翼不敢使力,结果单冬青也没有反应,就是坐着发呆,肿着眼睛红着鼻子,疼了也不叫。简启丹看着也觉得诧异,看来单冬青是受刺激大了,也不知两个人为什么吵起来的。

  “看你脚肿得厉害,光擦药酒不行吧,明天去医院看看,小心别脱臼了……”简启丹劝她,“还是现在去?小心明天变得更严重。”

  “哪有那么恐怖……”单冬青拍了她的手,自己扶着沙发又跳回了卧室,澡也没戏,衣服也没换,就这样往床上一躺,蒙被子在头上。

  屋里全黑,眼睛涩涩的,有点痛,单冬青一闭眼,脑海里就出现自己在秦简家门外看到的那一幕,怎么都甩不脱。她摇摇头又坐起来,伸手去开灯,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碰到那两个并排摆着的小人,她心里生气,抓起来打开窗户就扔了下去。

  扔下去了,也没有回声,就这样没了,可是烦恼依旧在。单冬青坐在黑暗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这件事。

  今天自己反应这么大,确实是孩子的事太难接受,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自知没有多少伟大情操,能接受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和他前妻的孩子。不能接受就算了?那感情怎么办呢?这么久的感情,总不能说放弃就放弃。

  单冬青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于是只能合眼睡觉,继续沿用她的一贯战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结果睡到一半,她又从床上爬起来,一开门,简启丹正在外面收拾药酒。

  “怎么了?要洗澡吗?还是要上厕所?”她满眼关切。

  单冬青一声不吭站了一阵,终于对简启丹讨好地笑笑。

  “你帮我下楼找个东西,就在窗户底下那块……”

  简启丹莫名其妙地瞪着她。

  “就是两个模型娃娃,”单冬青伸出小手指来比一比,“差不多这么大……”

  简启丹无语,见单冬青可怜兮兮的样子,只能叹口气,拿电筒下去帮她找刚刚一气之下扔出窗外的模型。

  第二天起来,脚肿得厉害了,看着不行,单冬青跟公司请了假,准备去医院看,简启丹本来要送她去的,一想到去了可能见到徐杨,就有些迟疑。她那阵子迷恋徐杨,疯子一样,现在被单冬元弄得心思乱如麻,倒不会经常想起他了,只是见面还怕尴尬。

  单冬青看出她的心思,就劝她说:“你去上班吧,我也没什么大事,打个电话给徐杨让他在医院门口等我就行了。”

  “你一个人,真行吗?”简启丹怀疑地问。

  “行的。”

  单冬青很有信心,简启丹也就不坚持了,先送她下了楼,又拦了车,正准备去上班,单冬青又在车里喊住她:“你有时间去一趟单冬元那里,我把这边钥匙给了他,你去帮我要回来吧,反正顺路。”

  简启丹惊得差点口吃。

  “你、你把钥匙给他干什么?”

  “哦,我让他帮我搬点东西什么的。”单冬青笑得狡黠,“反正都是熟人,也没关系的。”

  简启丹脸刷的就红了,连忙拒绝说:“我不去,让他自己送过来,就待会吧,你从医院回来以后。”

  胆小鬼。单冬青偷笑,煞有介事地说:“这样啊,那也行,不过单冬元白天没时间,让他晚上送过来。”

  简启丹气结,明知道单冬青在看自己笑话,却又没办法反驳,况且她昨天还那么惨,给她娱乐一下也是好的,起码脸色不会那么难看。于是很大度地不和她计较,又问:“把钥匙拿回来……那你是准备这几天住这里吗?也是,该给他一点教训才对。”

  单冬青被问个正着,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在这里能住几天?总不能就这样一直住下去,况且东西还在那边放着呢,总得面对问题的。她叹口气,微微一笑,说:“再说吧,你快去上班,我也要走了,司机师傅都着急了。”

  简启丹急匆匆地走了。单冬青在出租车上打电话给徐杨,结果一说情况,徐杨马上说:“你先待着别动,也别到处跑,我过去找你。”

  单冬青还没回答,徐杨已经挂了,她只能叫司机停了车,自己在路边等着。

  十字路口

  等了没多久,徐杨就赶了过来,先看单冬青的脚,又捏了捏,确认没有脱臼什么的,只是崴了,不过崴的有些严重,脚腕都肿起来了。徐杨一边扶她站起来,说:“还好,不用拍片子,擦了药揉一揉,过几天就好了。扭伤了脚千万不要到处乱跑,会更严重的。”

  单冬青连连点头,见他手上提了一大堆瓶瓶罐罐,估计都是伤药,她笑笑,说:“我去不就行了,这样多麻烦,你今天不上班?”

  “对,我从家里来的。”徐杨毫不在意。

  单冬青有些惊讶,徐杨家里离自己这有一段距离,他来得这么快。心里想着,却什么也没有说,被徐杨扶着一瘸一拐地回去了。简启丹走之前留了钥匙,徐杨拿钥匙开门,另一手还扶着单冬青的肩膀。

  他身上常年都有医院的味道,淡淡的,很熟悉,闻了让人安心。

  两人进去之后,徐杨把单冬青安置在沙发上,自己蹲下来拧开药瓶子,先搓在手上,然后往她脚腕上抹,有点力度,单冬青感觉到疼,只能咬牙忍着。徐杨一抬头,看她一脸扭曲的表情,就笑起来,说:“你要觉得疼就叫呗,干嘛这样忍着?”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