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六


  “那天喝醉了……”

  两瓶菠萝啤就能醉?傻子都不信,简启丹自然也说服不了自己。和单冬元的事,是情不自禁,也有点想放纵自己的念头。可单冬元是怎么回事呢?这两天她一直在揣摩他的行为动机,脑子想炸了也没想出来。她可不敢假设单冬元喜欢自己。

  单冬青耸耸肩,没有再问。喝醉了酒的人是干不出什么来的,单冬元也不是酒后乱性的人。不管怎么样,他们两个能好,她也是乐见其成的。

  “所以你这几天躲在家里是干什么?”单冬青笑着问,“是躲单冬元?”

  简启丹点点头,摸摸自己的脸,所幸还不太烫。

  单冬青笑着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简启丹一个人还在沙发上发呆。

  她是在躲单冬元,怕出了那件事两个人没法见面,更怕单冬元要自己付什么青春损失费之类的。不过已经好几天了,单冬元一点消息也没有,没有打过电话,也没有来找过她,好像不打算再追究的样子。

  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他一个小弟弟,对一夜情的态度比自己还放得开。

  简启丹松了一口气,却也莫名其妙地有些失落起来。

  新的一周,秦简正式销假上班,来办公室慰问的同事陆续不断,持续了一个早上,单冬青不比他位高权重,只能兢兢业业做自己的小律师。到下午的时候,见对面清静下来,才赶紧瞅准机会过去。

  敲门进去,秦简正靠在皮椅上闭目养神,见单冬青来,他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说:“还以为你真的不来了,同事复工都不来问候,单律师有点过分了啊。”

  “所以总监要开除我吗?”单冬青嗤笑,把一叠发票拍在秦简桌上,“这个月的发票,请老板签个名,好开律师费给我这个小员工。”

  秦简有些意外,本以为单冬青也是过来表示慰问之情的,原来是索要薪水。把那叠发票来回翻了几遍,却不急着签名,只懒懒地说:“发现给你的律师费太高了,有点不值。”

  “不值也晚了,”单冬青逼债一样,手指在发票上点,“快签,不然告你拖欠工资。”

  秦简扑哧一笑,拿起笔乖乖签名。

  “真是怕了你了。”

  有很多要签名的地方,秦简也不急,慢吞吞翻过去,仿照单冬青的办事风格。单冬青凑在旁边看,她穿的裙子,纤腰一握,身上绿茶的味道很淡,惹得人心痒。秦简心里一动,笑着说:“晚上去约会,就不在薪水上为难你。”

  单冬青瞪着他,他视而不见,俨然骑在员工头上作威作福的黑心老板。单冬青无奈,只能以出卖色相来换取自己的工作酬劳。靠人温饱的小员工,永远都有说不出的委屈。

  回到自己办公室去,她找来便条签,写了晚上的约会之后贴在电脑上,旁边密密麻麻全是工作安排。歪着头看了半天,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

  刚刚复工,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秦简忙了半天,终于缓过来,旁边电话响,他接起来,眼睛瞥到对面埋头工作的单冬青,微微一笑。电话里前台小姐说:“总监,新纪园的人已经来了。”

  “请他们上楼吧。”秦简挂了电话。

  单冬青从电脑前抬起头来,看了眼时间,3:30。

  拿了杯子去饮水间倒水顺便活动,刚转过半个走廊,就停住了。

  楼下有低低的说话声,客气而且礼貌,前台小姐领路,后面跟着的几人西装革履,气质很不普通,一看就是有来头的。最前面那女的,简洁套装,短发,个子很高挑,行走间有种令人拜服的气度。

  上楼梯前,她抬头看了一眼,正好和楼上的单冬青目光碰个正着。前者目光停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单冬青对她微微一笑,手里握着杯子没有动。

  一行人上楼来,领头的女人并没有径直朝秦简的办公室去,而是走到单冬青面前去。单冬青一笑,先伸出手来,说:“学姐,好久不见了。”

  来人正是俞晓敏。

  “真的是你,”俞晓敏还记得这个以前和徐杨关系很铁的小学妹,“刚才差点没认出来,你在海天上班?真是巧。”

  单冬青点点头,笑着说:“好多年没见了,学姐还跟以前一样漂亮。”

  俞晓敏也笑,很有些意外,她是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自己居然还能认出一个并没有多少渊源的人。以前和单冬青,也是因为徐杨的关系,见过几次面,印象中她是个挺文静而且被动的女生。

  两人随便交谈了几句,俞晓敏便告辞,去了秦简的办公室的方向。

  单冬青站在原地,慢慢喝口水,转身回去。

  秦简早就知道俞晓敏已经被新纪园挖走,而俞晓敏在来之前对他的情况自然也了解了不少,两个人见面,并不十分意外,只是还有些触动,短暂的夫妻,之后就是几年不见面,刚一遇见又成了对手。

  “看了你这些年的资料,很不错。”秦简说得还算诚心。

  “多谢了。”俞晓敏莞尔。夫妻不能,朋友还是做得的,他们两个的见面很平静,也和气。

  几句客套之后就开始谈工作,海天和新纪园的合作项目,双方实力相当,投资都不小,都坚持自己是项目的重心,近来竞争激烈,谈得也艰难。俞晓敏工作能力很强,受美国的营销理念影响重,两个人唇枪舌剑,谁也不松口。

  谈了两个小时,没有实际结果,只是交流了一些看法。俞晓敏并不气馁,这次算自己新上任之后的第一次非正式性会晤,光用来了解秦简的情况,也就够了。

  完了之后已经快五点,下班铃声响起,双方都收拾资料准备道别。俞晓敏在走之前问秦简:“晚上有空?出去喝一杯吧,好几年没见了。”

  礼节性的邀请。秦简并不反对,也没有对和前妻的交往很忌讳,但是他记挂着欺压单冬青的事。

  “改天吧,晚上有约了。”

  俞晓敏点点头,两个人握了手,就各自告辞了。下了楼,她下意识地回头看一眼,正见秦简一手勾着外套,斜斜靠在对面办公室门口等人。里面的人出来,竟然是单冬青,秦简还捏捏她的鼻子,很亲昵。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