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〇


  昨天发生意外,实在是没有想到,先前也一点预兆都没有,了解了情况之后,大致明白是有几个人在里面故意捣乱,想要闹事。派出所把嫌疑犯抓回去问了一晚上,什么也没问出来。

  不过海天在售房现场发生这样的事,对公司信誉和名声影响还是很大。今天的开盘也多少受到了影响,公司几个人分析了,都觉得和对手新纪园脱不了干系。文若海看重秦简,因为昨晚的事,也很愤怒。

  “他们是有意寻事,这次的新项目,不把他们压下来,海天的地产业头把交椅就是白坐的了。”

  “听说这次那边下功夫也不少,的确是有意要争一争,好像还从外地分公司调来了不少人,实力不容小觎啊。”

  文若海点点头,一副认真考虑的样子。一转眼看到病床上的秦简,本来想说秦简一人敌过对方数十人,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乐呵呵地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都是以后的事,咱们现在的重中之重是要让秦简安心养好伤,不要因为公司的事身体上吃了亏才好。”

  几个人都连连称是,秦简笑了笑,很客气地说了好几句感谢话。

  之后几天,来看望的人源源不断,除了自己公司的,同行业的,还有新纪园都来了人,都是表示关心和慰问的,秦简的地位突显。单冬青开始还想低调一点,到后来见躲也躲不开,就索性大大方方以秦简女朋友的身份在那了。

  病房很大,有一张空的床,只是被鲜花和水果给摆满了,没地搁脚,单冬青找人来把地方腾开,有时候忙得晚了就在旁边睡。倒有好几天没和简启丹打照面,回去的时候她不是睡了就是已经出门。

  也有可能是在诚心躲着自己,单冬青想起那天两人吵架的经过,不由又叹气。正在那想心事呢,导致两人友谊出现裂缝的罪魁祸首就出现了。

  徐杨从楼里出来,见单冬青耷拉着脑袋处理那堆花和水果,就乐了,过来拍拍单冬青,说:“怎么这么沮丧啊,听说秦简这两天恢复得很快,过不久就能出院了。”

  单冬青一听,也挺高兴,只是她正在想简启丹的事,当然不能告诉徐杨。想想看,他也算是蓝颜祸水了,不声不响就把自己多年的友谊给搞砸了。心里憋了些气,看徐杨还一脸无辜的样子,单冬青感觉真有些复杂。

  徐杨不明就里,也帮着她一起弄那些花,还觉得可惜。

  “这么多花,都扔了啊?多可惜,不如去送给别的病人吧,也美化病房环境。”

  “也行。”于是两人抱了大捧的花,在院子里到处乱送,像卖花女和卖花郎,又记起上大学的时候做兼职,满大街往人家怀里塞玫瑰花,真是很有趣。

  送得差不多了,出去玩的俞鱼回来,见徐杨送花,很高兴,非要给自己一大堆。徐杨两手空空,俞鱼就跟看护发脾气,要看护去跟别人要。小丫头脾气不小,很骄纵,尤其一皱眉的时候,很有小大人耀武扬威的感觉。

  单冬青看着她在那里和看护闹,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满腹的心事也被牵引了起来。徐杨和她的心事差不多,两个人慢慢走到一边,都坐下来,有些沉默。

  “她会不会真的和学姐有关系?”还牵扯到另外一个人,单冬青没有问出来。

  “我也不知道,”徐杨看着远处发怔,“我第一次见到鱼鱼的时候,也觉得和她长得很像,还专门查了资料,只知道是单亲家庭,美国国籍,妈妈姓俞,别的就不知道了。”

  “听说他们结婚没几个月就离了,没有孩子。”

  徐杨点点头,他也知道不可能,但潜意识里总觉得鱼鱼和对方有关,也许就是她的女儿,两个人眼睛长得太像,所以自己那么紧张鱼鱼的手术,他太想让鱼鱼那双漂亮的眼睛恢复光明。

  至于她妈妈,他是期望她回来,还是不期望呢?如果是,怎么样?不是,那又怎么样?他不是一个消极的人,但对单冬青,却犹豫了这么久,也许就是因为以前的事还没有忘记。可是以前的事会影响以后的生活吗?还要让它影响吗?他自己也理不清楚。

  沉默了很久,徐杨说:“鱼鱼的妈妈快要回来了,听说,可能就是这两天。”

  单冬青一下子就愣住了,过一阵,她淡淡地说:“谁知道是不是她呢,就算是,那也没什么,本来就没有关系了。”

  徐杨研究着她脸上的神情,不知道她是不是心里真的不在乎。不过单冬青一向比自己想得开,不太会钻牛角尖,也许她是真的不在乎。这不在乎,也算一种勇气,和爱上秦简是同一种勇气。徐杨想到这里,心里很不是滋味。

  两人在外面又坐了一阵,刚起身,就看到秦简头上缠着绷带出来了。他受的伤也不是很重,年轻,身体素质好,没几天就能到处走动了,这几天正嫌病房里太乱,筹划着想趁哪天偷偷出院。

  结果在病房里就看到了窗外徐杨和单冬青说说笑笑的情景,虽说心里明白不该吃醋,可到底脸色不大好看。单冬青见他出来,有些吃惊,连忙上去问:“你怎么出来了?外面有风,小心你的伤口。”

  秦简没理她,跟徐杨点点头打个招呼,尽量显得有气度有涵养。徐杨笑一笑,就走了,秦简在原来他的位置上坐下,见单冬青很紧张的样子,心里又高兴起来,就戏谑她说:“我怕再不出来,你就要丢下我跟别人跑了,到时候跟谁要人……”

  “还不老实,”单冬青批评他,“果然说人狂没好事,狗狂……”又习惯性地想说那句了。

  秦简哈一笑,拧着她耳朵说:“谁是狗?你说谁是狗……”

  单冬青笑着躲开,说:“我可没挨砖头……”完了脸色又一正,“我说真的,你伤口到底还没恢复好,真要出院?在家里不太好打理。”

  秦简拉她在旁边安安定定坐下,很深谋远虑地说:“在医院里每天来的人这么多,还得费心应酬,对伤口更不好,不如回家里,刚好我可以趁这个机会跟公司请假,新盘也告一段落了,也许能在家里休息一段时间。”

  单冬青觉得秦简说得也挺有道理,他前段时间忙得厉害,受了伤,算是一个休整的机会。应付那些人,比工作更累呢。于是也表示赞同,两个人说好,等没人的时候就去办出院手续,在家里养伤兼休假。

  在外面待了一阵,回病房去,两人正说着话,秦简被旁边一个小小的人影撞了一下,正是和看护闹脾气的俞鱼。俞鱼正生着气,又突遭障碍,远远跑开一段之后,还对秦简做个鬼脸,怒气冲冲地哼了一声。

  秦简跟被定住一样。

  单冬青笑了笑,随口说:“怎么,就这么小心眼,一个小姑娘也不放过?”

  “瞎说,”秦简哼了一声,拍了拍她的后脑勺,“走吧。”

  两个人回去,在进门前,秦简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小姑娘已经不见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