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八


  单冬青的怪癖很多,行事也很没有效率,他本来只想逢场作戏,不愿意这样忍受防范加猜测,可是龟毛的单冬青,步子太慢,他如果不想大步走开,就只能配合她的脚步。现在是习惯了,似乎连忍受防范和猜测都成了一种乐趣。

  秦简看着单冬青,想要开口说话。

  单冬青却很不合宜地站起身来,指指墙上的钟,说:“这里要关门了,我们走吧。”

  秦简不由有些失望。

  §第十五章 爱情三十六计

  招商成功,秦简算是海天的头号功臣,晚上开庆功宴,他被一堆人围了个严实,连和单冬青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到处都是欢庆的气氛,一头秦简和海天老总及上面几位主管单位的头头说笑,另一头单冬青和公司同事混在一起,大家都听说她能喝酒,闹着要拼,她抿几口应付了过去。见时间已经不早,就跟于嘉嘉说了一声,自己先走了。

  刚出酒店,手机响,还以为是简启丹,一接听,却是秦简。

  “你要走了?这么早。”秦简说。

  单冬青握着手机转了一圈,才发现秦简在酒店楼上,露台里他只身一人,身影隐在灯光下,面朝着她。太远了,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单冬青低头笑了笑,说:“是啊,待会儿晚了不好打车。”

  不好打车他可以送她啊,秦间心里想,可是单冬青明显没有这个意思,她对自己保持距离倒像上了瘾,他不由有点郁闷。郁闷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能说:“那你先走吧,小心待会儿喝高了回都回不去。”

  单冬青没有在意他话里的揶揄,只点点头,说:“那好吧,再见。”说完就要挂电话,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晚上要开车,千万别喝那么多酒啊。”

  一句再客套不过的话,从她口里说出来,带了点别样的关怀。秦简莫名其妙又觉得欣慰起来。虽然知道单冬青可能看不见,还是冲楼下的她动了动手指,表示再见。

  单冬青背对着他,在酒店门前,灯光很亮,她的身影纤细,这下又变成他在暗她在明了。秦简微笑着看她点头,放回手机,又走到路边去拦车。

  往路边走的时候,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脚下多走了几步,结果一辆车擦着她的身边过去了。好像她的包还被刮得甩了一下。

  秦简的心差点就要跳出来了。幸好没事。

  单冬青却后知后觉地愣了一下,拍拍自己的包,踩着平稳的步子打辆车离开了。

  秦简目送她离去,心情真是复杂,又气她迟钝,又无奈地想笑,刚才那一秒自己惊出一身的冷汗,她却压根不知道自己差点出事,还跟没事人一样。倒显得自己瞎担心。

  在外面待了几分钟,单冬青早没影了,自己借去洗手间的理由出来,里面一大堆人还在等着呢。秦间笑了一笑,摇摇头,又回去了。

  里面海天的老总文若海,管理层的几个人,还有市里的官员,一堆人谈兴正浓,见秦简进来,都连声招呼:“怎么才回来,快点,都等着你呢。”

  秦简在边上坐下,听大家谈话,讨论的是海天新项目的问题,海天和新纪园两家是一贯的竞争对手,这次合作开发旗舰项目,阵容前所未有,市里也很重视。文若海正尽力笼络上面,想要把海天这边作为项目核心来重磅推出。

  “这次前期造势和后续宣传都搞得不错啊,”对方大力称赞,“新纪园那边先推出公寓,再做商铺,进行得很顺利,他们主攻美食娱乐方面,也是项目的重中之重啊。”

  文若海点点头,趁对方停下来的时候,示意秦简接话。

  “是,最近新纪园搞得声势比较大,他们先推出的公寓。”秦简开口,提到项目,他是最熟悉的,“我们先做的商铺,这次开发的项目中商铺面积占得大,推广起来难度也不小,但是商铺辐射力强,能带动周围的发展,我们招商结束之后就会加推几百套钻石公寓,以响应市民的需求——先商铺再公寓,和一般的行程相反,就是为了引导理性消费,为了大局着想。”

  “如果公寓推出成功,起码能有上次的销售成果,造成轰动效应,那自然没有问题了。到时候不用我们推,你们海天就已经是项目的领头人了。”

  “我们公司销售部正在努力,现在的回馈很不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开盘的时候应该没有问题。”秦简自信的笑容很有说服力。

  对面几人都不住点头。

  文若海对秦简投去赞赏的一眼。

  谈了好一阵,两边还算投机,酒也喝了不少。秦简酒量并不坏,应酬了几个人,聊了聊项目,就自己到角落里坐下来,前面由文若海亲自斡旋。

  宾主尽欢,满场觥筹交错,好像还没有散的迹象。秦简微眯了眼歪坐着,胳膊撑沙发,像是有点喝多了的样子。实际上脑子里却清楚,只是看着眼前的人,心里觉得无味,又空虚,于是不由自主又想起单冬青来。

  想她的一举一动,每一句话和每一个眼神,也想她一直以来对自己的态度。没有死缠烂打或纠缠不清,总保持着距离,偶尔却会流露出一点关心的迹象。若不是自己也极其敏感,秦简差点要怀疑单冬青对他到底有没有兴趣。

  可他的心却被她抓住,一会松一会紧,时而高兴时而郁闷,完全没有道理。想到这里,秦简对单冬青又不由有些咬牙切齿。

  坐了一阵,事情谈得差不多,闲聊和应酬还没有完。秦简终于坐不下去,在文若海耳边说了几句。文若海知道他出差十几天很辛苦,回来也没有消停,就很理解地嘱咐他早点回去休息。

  秦简对众人招呼一声,就离开了酒店。

  单冬青回到家,厅里是黑的,她以为没人,自己摸着开灯换拖鞋,结果忽然灯一亮,简启丹跳到面前,展开一个大而夸张的笑容,喊:“Surprise!”

  单冬青先被吓了一跳,接着也笑起来,两个人亲亲热热来了个熊抱。出去十来天,看来简启丹对自己的思念之情不浅,她正满心的感动,结果简启丹大大咧咧把手往面前一伸:“礼物呢?”

  单冬青准备好的满腹感言一下子全都没音了。她把简启丹的手拨开,自己往沙发上一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