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〇


  两人差点僵住,简启丹先移开视线,说:“没事,我打。”

  拿了手机,拨号,她有些紧张,又看了单冬青一眼,结果电话拨通了,是徐杨的同事接的。

  “徐杨临时有紧急手术,腾不出空来。”那同事又玩笑补充一句,“美女,要不晚上我替他去?我晚上没事。”

  简启丹抿紧嘴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半天也不下来,忽然她火爆脾气就发作了。

  “你他妈神经病啊!”直接摔了手机。

  手机在地上摔成好几块,四分五裂。简启丹冲进洗手间就大声哭起来。单冬青捡了手机放在一边,进洗手间去,见简启丹捂着脸,眼泪不停地流出来。厨房里汤锅的声音扑扑响,她身上还穿着围裙。

  单冬青忽然觉得简启丹变得陌生,她从来不会做菜,不会哭,以前的简启丹,光鲜亮丽,每天醉生梦死,魅力无穷。一个男人就把她变成这样,换了引以为豪的发型,像所有家庭主妇一样学做菜,当个好女人。

  徐杨是好男人,所以她当好女人。可惜到二十六岁的简启丹,从来没有当过好女人,她有的是勇气,缺的是经验。骄傲惯了的人,连讨好起人来都这么笨拙。

  单冬青默默站在门口,垂着手,觉得很无力。

  §第十一章 与郎共舞

  简启丹哭了很久,单冬青也差不多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一出房门,就看到简启丹坐在厅里,餐桌上还摆着豆浆牛奶一大堆。她脸色有点苍白,精神还好,眼睛消了肿,明显是刚敷过的。

  单冬青有些发怔,简启丹对她笑笑,说:“冰箱里放着的,我都热过了。”她挑挑眉毛,“以后手脚勤快点,我要是高兴,说不准什么时候还会露点手艺给你瞧,弄个满汉全席佛跳墙什么的。”

  单冬青笑了笑,过来坐下,找东西吃,两个人吃早饭,很安静。简启丹自言自语:“我简启丹一大堆人追呢,我犯得着吗?就那么贱啊?以后要是再犯傻,真是天理不容,天妒红颜。”

  简启丹又稍微恢复了以前的样子,起码表面上是。单冬青心里轻松了一些,心想,也许他们两个人的生活,还能重回轨道。

  攻占徐杨这座碉堡的行动告一段落,简启丹把注意力转到单冬青身上,马上想起那天晚上她回来时看到的情形。看来自己想得没错,单冬青果然和秦简有一腿呢!她诡异地一笑,问单冬青:“哎,怎么样?鱼上钩了?”

  单冬青看她一眼。

  “什么鱼?”

  “装傻吧,姓秦的那条鱼啊!”简启丹一个外人,比当事人还兴奋,“我说得没错吧,你还真是一块好鱼饵,把秦简都抓到手了——你当初接这个案子不会就是为了他吧?”

  “说什么呢你。”单冬青白她一眼,回房里换衣服准备上班。

  简启丹也不在意,在外面唧唧呱呱追问了一大堆,单冬青装聋作哑。临出门的时候,简启丹却停下来,很认真地想了想,说:“听说秦简以前离过婚的。”

  “你对有婚史的人有偏见。”

  “哪里是偏见,我替你着想呢。”简启丹煞有介事,“这样的男人,又有点本钱的,在感情上都是小气鬼,只要暧昧不要婚姻——尤其避讳第二次婚姻,你和他处,肯定吃亏。”

  单冬青玩笑地说:“都想到婚姻了——再说我又有什么好吃亏的,都说离过婚的男人对女人特别有吸引力,而且对待婚姻的态度更谨慎。”

  “话是没错……”简启丹仍是有些不赞同,秦简是条狡猾的鱼,而单冬青却是个对感情认真的人,他们两个要的能一样吗?单冬青处处说三观不合而拒绝别人,结果她自己主动找上了一个真正和她三观不合的男人。

  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简启丹摇摇头,自己也准备去上班。她这么了解男人,怎么会连徐杨都抓不住?感情的事,谁又能说得通呢。

  单冬青正式向海天进发。

  以一名外驻人员的身份站在海天大楼下,单冬青想起自己第一次来这里,心里是很有些敬畏的,那时候她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待一年以上的时间——就算现在,也仍是有些难以适应,尤其当楼上还有一个男人对你虎视耽耽的时候。

  她吸口气,没有理会秦简的目光,直接跟着前台小姐往楼上自己的办公室去。

  二楼环境很好,环形走廊转一圈,海天各部门头头的办公室挨个过,大间在三楼。公司还算慷慨,给单冬青的是私人办公室。她进去看了看,对海天的财力和给自己的待遇有了更大的信心。

  只是有一个地方不太妥。她放下东西走出来,看到对面那间似曾相识的办公室,秦总监的大名赫赫写在玻璃门上。

  那不是天天要和他面对面?单冬青心里嘀咕,见秦简从楼上下来,连忙溜回办公室去。

  上班第一天,忙着交接。法务部的人不约而同都摆了后妈脸,显然是还记着新区房产纠纷的案子,单冬青不卑不亢,充分展示了自己良好的外交素质。

  海天公司大,项目多,法务部的人有意刁难,资料都搞得一团糟,又不肯派助理。她站在烟波浩淼的资料室,擦把冷汗,拍拍手准备开始干活。

  “真积极啊!”身后一个调侃的声音。

  单冬青听出是秦简的声音,本想不理,到底在人家的地盘上,况且又是工作场所,被别人抓住小辫子就不得了。于是赶紧起立,垂着两手乖乖回答一句:“秦总监好。”

  秦简颔首笑笑,很有领导风范地关照单冬青:“单律师第一天来,先熟悉一下环境,不用太着急项目的事。”

  “知道了。”单冬青站着不动,态度毕恭毕敬。

  秦简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单冬青从进公司到现在,没看他一眼,现在自己主动来关照了,她还装作不认识一样。当然他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点头,用很公事公办地口气说:“那就这样,希望以后合作愉快。”说完就先一步走了。

  单冬青又转身回到自己的资料堆里去。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