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八


  想到这里,气又上来了,又推秦简说:“秦总监,你赶紧走吧,我这还有事呢……”

  两人正纠缠不清的时候,单冬青听到身后有人声,回头去一看,是简启丹。她一愣,简启丹去了医院,还和徐杨一起吃饭,这么早就回来了?

  应付了秦简几句,等他走了,她走上去问简启丹:“你怎么……”

  简启丹一句话也不说,拖着步子领头就往楼上去。单冬青跟在后面,心里觉得有些不妙。果然,一进屋子,简启丹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就蹲在地上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徐杨这个混蛋,他居然拒绝我……冬青,他居然拒绝我……”

  §第十章 当红颜爱上蓝颜

  屋里亮着灯,单冬青坐在沙发上,对面是哭得稀里哗啦的简启丹,桌上扔了一大堆的面巾纸,都是前几天为了替单冬青输官司掉眼泪准备的。

  简启丹哭了一阵停下来,她一个大龄女,有才有貌,为男人哭还是第一次,于是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单冬青见她停住,起来拧了一条毛巾给她,说:“看你,眼睛都快肿了,敷一敷吧。”

  简启丹跑到浴室一看,眼睛果然有点肿,连忙取了冰块包在毛巾里敷上。两人都窝在沙发里,单冬青不说话,简启丹想起自己被徐杨毫不留情地拒绝,心里又难过起来,强忍住眼泪才没下来。

  “晚上我去医院,徐杨本来是有夜班的,说要吃饭,还专门调了班,”简启丹还带着一丝哭腔,“我还高兴呢,前几次找他,他都装糊涂,终于开窍了不是……结果去吃饭,我跟他表白,还没说完呢,他就把我给拒绝了。”

  单冬青蹙着眉,静静地听。简启丹一手抓着毛巾敷在眼睛上,继续说:“说是还忘不了原来那个女朋友,可是我就觉得不可能呀,都这么多年了,而且他平时看上去也好好的……你说他凭什么不接受我啊,我简启丹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别人我还看不上……你说他凭什么不接受我啊?”

  简启丹一边控诉,一手在沙发上摔摔打打,单冬青听到最后竟觉得好笑。结果简启丹忽然坐起来,把毛巾往地上一扔,两只红肿的眼睛盯着单冬青,问:“你说他该不会真的是性冷淡吧?”

  单冬青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简启丹不理她,自己在旁边琢磨,最后排除了性冷淡这个可能,她迟疑地问:“要么就肯定是他喜欢别人,”她看着单冬青,眼神有些复杂,“你说他是不是真的还记得以前那个女朋友啊?”

  单冬青对着简启丹,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半天,她慢慢说:“他以前和那个女朋友确实感情很好的。”

  简启丹眼睛也不管了,只对着地板发呆,神情变了又变,一会发狠,一会凄楚,一会又迟疑,最后她决心一定,问单冬青:“他以前那个女朋友是什么样?你不是有照片吗?”

  单冬青一愣,说:“你比她漂亮,真的。”

  简启丹却不答应,坚持要看照片。

  “我不和她比,我就想看看她什么样,看徐杨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就不信自己做不到,”她咬牙,“不蒸馒头争口气,非要让徐杨接受我不可。”

  单冬青摇头,说:“照片早就没了,都好几年了,你看了又能怎么样呢?你要是学她,就不是简启丹了——徐杨没改造成,你先把自己给改造了。”

  简启丹一听就蔫了,呆了半天,她又跟救星一样抓住单冬青。

  “你不是和徐杨关系好吗?肯定知道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都告诉我吧。”

  单冬青沉默了几秒钟,问:“你真的这么喜欢徐杨吗?”

  简启丹也沉默下来,自己也在思索,过了好久,她说:“我是挺喜欢他……那天我看他送你回来,还有一起出去吃饭,他对你那么好,又细心——对朋友都这么好,这样的男人,世上有几个?我去医院找他,看到他照顾病人,给小姑娘讲故事,我就……”她一着急,又差点哭出来,“怎么办啊,我沦陷了,还想着要是结婚就一定要找他这样的,我这不是傻了嘛!”

  简启丹又哭起来。单冬青垂着头,心里很不是滋味。

  哭完了,发泄过了,简启丹狠狠擦掉眼泪,用宣誓的语气说:“我不信,我哪里不好?就算徐杨心里有别人,我也一定要让他接受我!”

  不管是为了赌气,为了补回受伤的自尊,还是因为年龄大了想要找个人安定下来,简启丹确实拿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开始进攻徐杨这座碉堡。反正已经表白过一次了,拒也拒了,她干脆豁出一张老脸来为自己谋幸福。

  知道徐杨也是自己一个人住,她一个不会做饭的人,天天上班抱着本菜谱研究,一回来就拿厨房当实验室,搞得里面一片狼藉。

  好不容易做了饭,去送给徐杨,他上夜班,不在家,又送到医院去,结果徐杨没吃着,全进了他同事的肚子。

  简启丹屡败屡战,美食线路不行,又开始走形象线路。徐杨是医生,有一点轻微洁癖,她就开始对自己极其严格起来,一天刷四五次牙,不做面膜不肯出门,随时用消毒水洗手——闹到最后差点搞得强迫症去看心理医生。

  单冬青天天看着她在那折腾,劝也不是,帮忙更不可能,只能装作没看到,心里默默祝福。直到有一天,徐杨终于撑不住了,打电话给单冬青,约她出来见面。

  下班后见了面,傍晚天气不那么热,两个人沿着路边的草坪慢慢走着,一路总有人牵着小狗散步,广场上的鸽子一扑腾,满天都是翅膀。

  徐杨一边走,后面老有雪团一样的小狗咬着他裤子,他停住,蹲下去摸摸小狗的圆脑袋。单冬青笑一笑,也蹲下去,说:“你好像不管对人还是对动物,都很有耐心。”可是对简启丹,似乎就没那么有耐性了。

  徐杨也笑,放开小狗,两个人在草坪边上的长椅上坐下。

  “简启丹的事,我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再客客气气的,对她也不太好。”

  “她这次是很认真的。”

  徐杨苦着脸,很烦恼的样子。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