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七


  “你可以再考虑,或者回去之后和孙律师商量,不用急着答复。”秦简不慌不忙。

  单冬青没有说话。

  点的菜陆续上来,于是都放下正事,闲聊起来。孙律师和秦简本来就认识,因为合作的事,又熟悉了一些,说说笑笑倒很投机。单冬青偶尔插句嘴,和孙律师话多一些。

  到一半的时候,孙律师出去接电话,桌上就安静下来,秦简笑笑地看着单冬青,问:“胃口不好?看你都没怎么动。”

  单冬青看他一眼,没吱声,忽然筷子一放,站起身来对他抱歉地一笑,说:“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单冬青走开了,秦简用勺子拨弄着碗里的汤,嘴角噙着一丝胜利的笑容。

  推门进了洗手间,单冬青慢慢洗手,从指尖到手腕,洗得极其仔细。旁边一女的一直偷偷看她,目光很好奇,最后忍不住问:“小姐,你没事吧?”

  单冬青笑笑,摇摇头,那女的看她一眼,出去了。她洗了手,在烘干机上烘干了,又转回去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眼圈还有点红。抽抽鼻子,两手捂在眼睛上,像做冷敷,冰凉凉的,差点要掉出来的眼泪又退了回去。

  从洗手间出来,孙律师还没回来,秦简一个人坐着,很悠闲。像有心电感应般,他回头看了单冬青一眼,看这一眼,心就软了,又有些后悔。

  单冬青远远地对他笑一笑,态度很自然,走近桌前,她下定决心,对秦简说:“如果要去海天的话,什么时候开始上班呢?”

  秦简默默地瞅着她,说:“项目马上就开始了,随时都可以过来。”

  单冬青了解地点点头,对秦简伸出手:“那以后就是同事了,还请秦总监多关照。”

  秦简伸出手,和她握住,又放开。

  才一顿饭的工夫,进餐厅之前,他们是非工作的关系,秦简说:案子结了,我们之间就不算工作关系了;进了餐厅,他们又重新变成了秦总监和单律师。

  吃过饭各自分手,秦简要送单冬青回去,她拒绝了,自己一个人搭地铁走。地铁站里温度低,单冬青靠窗子坐,外面黑糊糊的,风声呼啸,身上也凉飕飕的,冷风直往衣领里钻。

  回去之后上了楼,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钥匙,简启丹也没回来,打电话给她,对面很安静,简启丹压低声音问:“什么事啊?我在医院呢。”

  单冬青一听就有些为难,简启丹不回来,她进不了家门,可看现在这个样子,简启丹肯定是在医院等着和徐杨偶遇呢,也许下面还有吃饭看电影什么的,她哪好意思叫她回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单冬青问。

  “不知道,我刚刚见到徐杨了,他今天晚上不用值班,”简启丹很兴奋,“我约他一起吃饭,他也答应了——晚上回去也许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我想干脆表白算了。”

  单冬青“哦”了一声,简启丹又催问了好几句,她才笑笑说:“没事,就问问,今天晚上好好表现啊,等着喝你喜酒。”

  简启丹欢天喜地地挂了电话。

  单冬青坐在楼道上发了一阵呆,想想没办法,还是回家去找她妈算了,离得远了点,总比在这里干坐着强。

  于是又拎了包下楼,快九点了,外面天都黑了,路灯周围全是阴影。单冬青走了几步,对面一辆车旁站着一个人影,她心里扑通一声,吓得差点叫出来。等看清那人的形貌,很意外,竟然是秦简。

  秦简正靠着车吸烟,心里疑惑自己平白无故跑来这里做什么,忽然见单冬青这个样子,他微微一愣,问:“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单冬青打量秦简,知道他是来找人的,也许就是找自己,可是她没问,只应付地回答:“对,要出去。”说完就要走。

  秦简又追上去。

  “要不要我送你?”

  单冬青心里就不待见,刚刚吃饭的时候那么狠地摆了自己一道,现在又来献殷勤,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秦简这个男人的心,更难捉摸。她哪敢当面得罪自己以后的上司,只能赔着笑脸说:“不用了,秦总监。”

  秦简一滞,看单冬青那样要笑不笑的样子,他心里就有点咯的慌。那天晚上的事,是单冬青有意开涮,他今天没有让她好过,结果也弄得自己不舒服。难不成还真喜欢这个毛丫头了?他瞅着单冬青,眼神很复杂。

  单冬青哪管他,甩手又要走,秦简却认真起来,拉住她问:“你还在为今天的事生气?”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海天是大公司,待遇好,别人挤破头也进不去呢,我高兴都来不及。”单冬青没好气。

  秦简审视着她,目光很玩味,了然地一笑,他说:“我也不喜欢办公室恋情,所以很避免和同事发生关系,但是我们先已经发生了关系,然后才当的同事,没必要这么烦心吧?”

  单冬青连忙拯救自己的清白。

  “谁和你发生关系啦?”

  秦简笑得暧昧。

  “不就差一点吗?”

  “我不记得了。”单冬青又开始耍赖。

  两人僵持了一阵,都有些好笑,这哪里是生气,简直像小孩闹脾气。都说谈恋爱的人智商低——单冬青连忙暗唾几口,她哪会和这个人谈恋爱?相见成仇还差不多,今天在餐厅的时候自己被气得差点哭出来,那时候多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