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时尚阅读 > 爱到忘我是幸福 > 上一页    下一页


  “师傅……”单冬青慢吞吞开口,“您好像闯了红灯——有交警过来了。”

  到了之后,家里灯亮着的,简启丹已经先她一步回来。市中心的房子,三室一厅,一百来平米,她们两个自诩精英分子,也打拼了好几年才合起来买了这么一套。京城这地儿寸金寸土不是光嘴上说的。

  进门就闻到浓烈的酒味,单冬青抽抽鼻子,见简启丹的黑色吊带裙扔在沙发上,浴室里水声哗哗,便很嫌弃地拈着裙子扔进洗衣机里,隔着门大声说:“这么早就回来了,真难得。”

  简启丹没有听到,仍乐滋滋地洗着澡,口中歌声不断。洗完澡,她穿着睡衣边擦着头发边走过来挤到单冬青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她。

  “怎么样?顺利解决了吧?”

  单冬青知道她指的是相亲一事,心里有气,不肯开口。简启丹又推推她肩膀,一脸的催促。

  说起来简启丹也算天生丽质,高挑白皙,眼梢上挑,看着人说话时总带几分逗弄之意,加上长短不一的诡异发型,很像沙宣广告里面的模特。只差眨一眨眼睛,挑起睫毛,魅惑地说一句:他们都说我是夜猫子。

  单冬青又被自己的胡思乱想给逗乐了,她忍住笑,一本正经地说:“好像不是很顺利,对方看出来我是赝品,一直要求和你本人见面呢。”

  简启丹被吓了一跳,再看单冬青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马上明白过来她不过是吓唬自己,便也扑哧一声笑起来。又拿出自己带回来的夜宵给单冬青,谄媚地说:“多谢多谢,看我帮你带的东西。”

  单冬青翻开袋子一看,里面装的是几罐菠萝啤酒和yoyo泡椒凤爪,这两样东西不好找,简启丹肯定是跑了很远的路才买回来的。果然是下了大力气要感谢自己。

  “这还差不多。”单冬青很高兴,奖赏地拍拍简启丹,想要动手大快朵颐,又对自己身上的汗味有些不满意,于是起身去洗澡。洗完之后回来,换个坐垫,打开电视,完全按照自己习惯的姿势安顿下来,这才动手去扒拉吃食。

  “龟毛……”简启丹嘟囔一句,打开一罐啤酒喝了一口。手里拿着遥控器到处乱换,换到一个楼市节目,眼睛就定住不动了。

  单冬青盘腿坐在沙发上,嘴里叼着凤爪,看眼电视,又看眼简启丹。

  “怎么,你也对楼市感兴趣了?”

  “切,我又不买房子,管什么楼市。”简启丹一脸欣赏地盯着电视上和主持人侃侃而谈的男人,“我感兴趣的是别的……你看这个男人,有钱,长得也不赖,等抓住了他,还怕没房子住?到时候我把这房子的一半免费送给你。”

  单冬青嘴里嚼着脆生生的yoyo凤爪,眼睛看着电视上简启丹口中的优质男人。

  秦简,海天嘉园的副总,也是新项目的营销总监,最近随着海天楼盘的开盘,名头传得不小。节目里的他,西装,身材很好,衬衫领口敞开没打领带,有些随性。是她很欣赏的轮廓分明的英俊男人。

  凤爪里的泡椒很辣,单冬青吸口气,抓起啤酒灌了几口,淡淡的菠萝清香在嘴里化开,实在很惬意。她一口气把啤酒全喝完,收拾了残渣拿去扔,回来之后简启丹已经换了台。放的是一度很火的青春励志剧《奋斗》。

  简启丹一边看一边批判。

  “狗屁奋斗,要真像他们这样,除了满嘴里跑火车,什么都不干,黄花菜都凉了。”

  骂完又换台,翻了半天没有好的,便索性丢了遥控器,两个人敷了面膜躺着聊天。二十六七的女人,不管多么天生丽质,保养已经是不容忽视的问题。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单冬青又想起今天相亲的事,便问:“今天的事是过去了,以后怎么办呢,你总不能老这样瞒着你妈吧。”

  “也不能老听她的啊。”简启丹振振有词,“找老公是多重要的一件事,找得好一辈子负担减半,找得不好负担加倍,看现在这情形,还不如我自己先撑着呢,起码不用操另外一个人的心。”

  说到底还是不想负责任。简启丹是个爱玩的人,从上大学的时候就是,男朋友不断,没有稳定的。单冬青很明白她,也从来没有干涉过,两个人从大学毕业一直处到现在都还是死党,不是没有道理的。

  “那你呢,好像一直也没见你有过什么苗头,这有点不对劲啊。”简启丹旧话重提,忧心忡忡的样子如同单冬青的爸妈。她甚至认定单冬青有心理障碍。

  “没有合适的呗。”单冬青倒是无所谓。过一会儿,她想起一件事还没有告诉简启丹,“今天见的人,买的是海天的房子,现在和开发商之间有些纠纷,我和他谈了一下午。”

  简启丹撑起胳膊看着她,有些惊讶。

  “你想接这个案子?”

  “对,我替他介绍了我们律所。不过希望不大,好几十名业主联合告开发商,涉案金额近千万,这么大的案子,就算到了我们所里,也不会给我的,顶多在旁边做助理。”

  “怪不得你耗了这么一下午,我还以为你对那位相亲男有意思呢。”简启丹笑,“不过接了这案子,你肯定出名——就算官司打不赢,冲着海天这个名头也值了,说不定能认识几个大人物呢,房产老总什么的。”她对海天的优质男仍旧念念不忘。

  单冬青翻个白眼,慢悠悠爬起来去洗脸,一边在镜子里对身后的简启丹玩笑说:“看看你,利欲熏心的嘴脸啊。”

  “这算什么利欲熏心。”简启丹不服气,“一为工作,二为男人,这才是真正的奋斗。”说着伸出湿淋淋的手在单冬青脸上捏捏,“看你,又龟毛又固执,还有心理障碍爱情恐惧症什么什么的,搞不好真的有问题。”

  单冬青扑一捧水在脸上,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雪白,柔丽,乌黑的长眉和睫毛。是一张美丽的脸,低调的美,和简启丹刚好是两个类型。两个人在镜子里一个瞪着一个,半天,简启丹先忍不住,吃吃笑起来。

  §第二章 相请不如偶遇

  周一早上,单冬青精神饱满地去上班。进了办公大楼,刷卡上电梯,在踏出电梯的同时,她敏感地觉察到办公室里气氛有异。

  历经一个周末,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每到周一的时候,办公室里都是死气沉沉,人人都是睡眠不足的状态。然而今天却出奇地振奋,从前台到饮水间,一股莫名兴奋的情绪在蔓延。

  单冬青耸耸肩,放下包,接了杯水慢慢喝。她不论做什么事都是不紧不慢,连喝口水,都像在细细品味的样子。助理小高从旁边经过,笑嘻嘻地打招呼:“冬青姐来啦。”又凑过来,一脸的神秘,“好消息,今天所里接了大案子呢。”

  单冬青没有回答,有条不紊地喝完水,把杯子扣在桌上,这才转过来,问:“什么案子?”

  “早上有客户找来,说要委托我们所做业主诉开发商的案子,资料已经送过来了。”小高手舞足蹈,表情很夸张,“我刚刚偷看了一眼,近一百名业主!告海天公司——这可是这段时间来最大的案子了。”

  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昨天的相亲没白相。单冬青在心里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